Menu
Woocommerce Menu

巨型帮忙船出现www.9159.com,大战力能拉长四倍

0 Comment


www.9159.com 1
资料图:瓦良格号航母

www.9159.com 2
资料图:“88”号大型船只显然是为“瓦良格”服务的。

www.9159.com 3
目前正在大连接收改装的瓦良格号航母

www.9159.com 4
资料图:李晓岩,图片来源于网络

www.9159.com 5
资料图:瓦良格号航母

www.9159.com 6
资料图:网友拍摄到的我国歼-15舰载机

  航母与中国海军的未来

  从2008年开始,李晓岩似乎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在有关海军出访的报道中也看不到他的身影。这似乎别有深意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北京报道

  早报记者  陈良飞   

  文 | 山旭、夏攀

  中国第一艘航母即将海试的消息近日愈传愈盛,但关于该艘航母舰长的人选,中国官方一直没有公布。在7月27日的国防部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耿雁生仅仅表示,未来航母舰长的人选,“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

  站在宜家家居的三楼窗口、坐轻轨经过大连港、乘出租车上到香礁立交桥⋯⋯运气好的话,在航班落地前可以透过舷窗俯视它的身影—如今在大连,你可以有几十种办法观察“瓦良格”的最新进展。

  近日国内外媒体争先猜测中国第一艘航母的“掌舵者”。更有媒体称,中国海军司令部已于今年初任命首届 “飞行员舰长班”学员李晓岩为航母舰长,并已经在大连接手航母相关工作。但这一消息并没有得到中国海军相关部门的证实。

  “瓦良格”号航母静静地停靠在大连造船厂的船坞里,姿态依然。如果从它安抵大连之日算起,已经有9年时间了;如果以它被拖进大连造船厂第一工场的船坞为起点,6年的时光过去了。

  虽然未能如人们之前猜测的那样在7月1日试水,但仅仅两天后,一艘看起来比“瓦良格”还要扎眼的大型船只就出现在它近旁。

  “中国首任航母舰长,目前不可能达到美国航母舰长的要求,这需要一个成长的过程。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新闻晨报军事专家团成员李杰大校告诉记者,和舰长一样,作为航母利器的舰载机以及飞行员同样广受关注。

  7月27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一番话激起了一阵巨浪,拍打着船坞里的“瓦良格”号。当天,该发言人宣布,中国目前正利用一艘废旧的航空母舰平台进行改造,用于科研试验和训练。这艘航母就是“瓦良格”号。

  几乎同一天,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刊登了题为《谁将成为中国航母指挥官?》的文章说,现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柏耀平将成为“瓦良格”首任舰长。

  [关于舰长]

  尽管国防部发言人一再强调“瓦良格”号出海试验的具体时间未定,“要根据整个工程的进度来确定”,但外界对于这一时间点的猜测从未停止。海试日期从最初的7月1日猜到8月1日建军节,最新的一种说法是要给62周年国庆献礼。连日来,航母甲板上的工人不断减少,而身着统一深蓝色制服、头戴白帽的人员持续增多,在甲板上统一列队或分散列队的情形持续增多,这些人员应该是未来在航母上服役的海军官兵们,在改造航母的同时进行训练工作,以便尽早实现海试。7月31日17时许,有二百多人在甲板上统一列队,大概半小时后解散。一位接近军方的权威人士告诉记者,他听说的消息是8月份海试,但不一定是8月1日这一天,也有可能是中、下旬。

  接二连三的消息让人心痒,而那艘巨舰依然静默,无论是对于身边的新伙伴,还是未来的掌舵者。

  作为航母舰长,必须具备哪些经历和素质,才能指挥好航母这样的海上巨无霸?李杰介绍说,美国的航母最多,对航母舰长的训练和选拔机制也最为完善,从中我们可以得出部分答案。

  除了神秘的海试日期,中国首艘航母舰长人选也是一道谜题。7月27日下午,在面对中国航母首位舰长人选是否确定的追问时,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回应称,“至于未来航母舰长的人选,我想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海陆空三栖明星舰长”

  美国:驾战机飞行至少3000小时

  早报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证实,首届“飞行员舰长班”的学员之一李晓岩基本已经确定为“瓦良格”号航母首任舰长,另外配备了三名副舰长,这一任命已于今年年初由海军司令部下达。该权威人士还透露,这一任命在海军系统已经不是秘密,很多人在今年3月份都已经知道了,“李晓岩的确是首艘航母舰长的第一人选,这个毫无疑问。”“李晓岩和另外六七个人在2008年的时候进入广州舰艇学院内部学习,2010年12月份抵达大连,现在已经开始负责航母相关工作。”该权威人士介绍,中国首艘航母目前归属海军司令部直接管辖,行动要报中央军委批准,级别属于正师级,李晓岩现在的军衔是大校。“航母编队现在还没有服役到哪个舰队,未来在东海、北海或者南海三个舰队服役的可能性都存在。”该人士说。

  随着“瓦良格”改造接近尾声,有关中国第一位航母舰长的猜测也更炽热。细心的人们其实可以从图片、电视新闻中看到,在海军中有一些舰长的胸徽与众不同:下半部仍是海浪船锚,上半部却是一枚飞行员胸徽。

  美国的航母舰长,首先必须是飞行员或空勤出身,一般都要求在战斗机上至少有3000小时的飞行经历,并在航母上有过800架次的起落次数。其次,在担任航母舰长之前,还必须有相关军事院校的培训或任职经历,要有两栖攻击舰或者大型舰艇上担任舰长的经历,然后再到航母上担任副舰长,最后才会被提升为舰长。

  1987年8月,中央军委在广州舰艇学院开办了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飞行员舰长班”。这个班刚开始共有10名学员,分别来自北海、东海、南海三个舰队航空兵部队和海军飞行学院,有歼击机飞行员,有轰炸机飞行员,也有运输机飞行员,每人的飞行时间也各不相同。其中有一位学员学得比较吃力,后来不得不回到原部队,最后毕业的是9人,其中就包括李晓岩和柏耀平。

  这群人就是所谓“飞行员舰长”。根据一些回忆录和公开报道,1987年5月,经中央军委批准,海军在广州舰艇学院开办首届也是唯一一届“飞行员舰长班”,挑选海军航空兵优秀飞行员改学水面舰艇指挥专业,为航母进行初期的指挥人才储备。

  和美国略微不同的是,除上述资历外,英国海军还要求其航母舰长有过在潜艇上担任舰长的经历。

  李晓岩和柏耀平从“飞行员舰长班”毕业后的发展经历极其相似,两人先后担任护卫舰舰长、驱逐舰舰长等职位,也曾经赴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

  最后有10人来到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学习,开学一个月后有一名学员因学习跟不上退回部队。剩下
9人经过3年半学习,分配到各驱护舰部队担任副舰长。

  “中国首任航母舰长,不可能达到美国航母舰长的全部要求。”李杰认为,中国的航母从无到有,航母舰长也一样。“最缺乏的就是舰上飞行经历,更不可能有过在航母上起落数百次的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1961年7月,李晓岩出生于吉林长春,1979年7月通过招飞考试进入空军第二航空预备学校。在1987年8月进入广州舰艇学院“飞行员舰长班”前,李晓岩已担任飞行中队长。毕业后,李晓岩分配至南海舰队驱逐舰第二支队,先后任“南宁”驱逐舰见习副舰长、“南昌”驱逐舰副舰长;其间还曾任“江门”护卫舰舰长,并担任“深圳”驱逐舰舰长。

  根据时间推算,他们如仍在部队,目前不到50岁,应该拥有大校或上校军衔,处于副师职或师职岗位。

  李杰强调说,作为中国第一艘航母的舰长,也必须是飞行员出身,没有舰上飞行经历,至少要在陆地上有丰富的起降经验,要当过海军舰艇的舰长,在大舰上摸爬滚打过。有了这些条件,也基本符合中国第一艘航母舰长的要求。

  2000年,时任“深圳”舰见习舰长的李晓岩和战友实现了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次航经三大洋(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首次横渡印度洋、首次访问非洲大陆、首次闯过好望角的纪录。

  其中特别令人关注的是被称为“海陆空三栖明星舰长”的李晓岩。

  中国:“三栖明星舰长”掌舵

  另据《中国海军》报道,2007年5月,时任南海舰队第九驱逐舰支队副支队长的李晓岩赴新加坡参加西太平洋海军论坛第二届多边海上演习暨第四届战术训练中心网上演习。当时演习有12个国家参加,李晓岩出任中国参演舰指挥员。

  据新华社和军队媒体报道,李晓岩1961年7月出生于吉林长春,进入广州舰艇学院前已担任飞行中队长。他毕业后分配至南海舰队驱逐舰第二支队,到1995年开始担任护卫舰舰长。

  在中国海军军官中,既有长时间飞行经历,又在大型舰艇上担任过舰长的,为数不多。依照上述标准,中国第一艘航母舰长的人选,在军迷和军事专家眼里,逃不出20年前开办的“飞行员舰长班”。

  另一位和李晓岩相熟的军方人士告诉东方早报,在他印象里,李非常聪明、精干、处事头脑清醒,“在我知道的海军的军官里面,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而另一位也很合适的柏耀平目前是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就是负责培养新的苗子,为未来的航母舰队储备人才”。

  1996年3月,李晓岩赴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回国后出任“深圳”号驱逐舰见习舰长、舰长。2007年,他率军舰参加多国海上演习时,职位已是南海舰队第九驱逐舰支队参谋长。

  早在1987年3月31日,被誉为“中国航母之父”、时任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提出了中国航母和核潜艇的装备规划。规划中包括先期培养航空母舰及其编队指挥人才。

  航母只是起点,这一艘历经风雨的大船能够承受建设一支强大海军的重任吗?又或许,我们是否将太多的希冀投射在这艘大船之上,而终究还是要超越它?

  2002年,李晓岩在深圳参观了改建成海上游乐园的“明斯克”号航母。当时他对香港媒体坦陈,中国要自行建造航空母舰,除了经济因素外,还要考虑外交、技术水准,以及使用、维护等各方面的问题。他还特别深入地查看了“明斯克”
号的驾驶舱、飞行指挥舱、航母作战指挥中心等核心部位。

  1987年5月,海军广州舰艇学院开办首届也是唯一一届“飞行员舰长班”,挑选海军航空兵优秀飞行员改学水面舰艇指挥专业,培养一批高素质复合型舰长。1990年,9名军官从“飞行员舰长班”毕业,这其中就包括李晓岩和柏耀平。在外媒眼里,他们两人中的一个最有可能出任第一任航母舰长。

  东方网原稿:航母与中国海军的未来

  李晓岩具有丰富的远洋经验,到2007年已率舰出访亚洲、非洲、欧洲的7个国家。这使他经常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今年7月4日,《解放军报》在报道中称柏耀平已出任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有外媒据此认为柏耀平刚有新的任用,不大可能再出任航母舰长,李晓岩将是最终人选。更有媒体引用权威人士消息称,中国海军司令部已于年初任命李晓岩为航母舰长,并在大连接手航母相关工作。

  相关专题:国防部证实中国正改建航母

  不过从2008年开始,李晓岩似乎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在有关海军出访的报道中也看不到他的身影。这似乎别有深意。

  据悉,李晓岩在军中素有“海陆空三栖明星舰长”之称。

  “飞行员舰长”班总分第一的毕业生

  李晓岩

  与李晓岩相比,另一位首任航母舰长的热门人选柏耀平公开资料比较多。近20年来,“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他一直是解放军的楷模人物。解放军出版社2010年推出的《时代英雄谈人生系列丛书》中,专门有一本柏耀平署名的自传体书籍《巡天蹈海》

  根据新华社和《解放军报》公开报道,李晓岩1961年7月出生于吉林长春,进入广州舰艇学院前已担任飞行中队长。毕业后分配至南海舰队,1995年开始担任护卫舰舰长。

  根据其中讲述,1983年7月,柏耀平分配到华东海军航空兵。他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飞过4种机型,具备3种气象飞行能力,从南到北转战中国大陆10多个野战机场。

  1996年3月,李晓岩赴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指挥学院学习,回国后出任“深圳”号驱逐舰见习舰长、舰长。 2002年,李晓岩在深圳参观改建成海上游乐园的“明斯克”号航母。他还特别深入查看了“明斯克”号的驾驶舱、飞行指挥舱、航母作战指挥中心等核心部位。

  他后来以第三名考入“飞行员舰长”班。书中说,在舰长班中,除了技术训练,更多的是战术战略方面的训练。

  到2007年,他已率舰出访亚洲、非洲、欧洲的7个国家。这使他经常出现在新闻报道中。2007年,他率军舰参加多国海上演习,职位是南海舰队第九驱逐舰支队参谋长。

  在一次海上单舰对抗模拟战术考试中,其他学员设置的都是拦截模型,唯有柏耀平别出心裁地设置了追击模型,为他赢得了高分。他最后以全班总分第一毕业。

  [关于舰载机]

  初到海军,柏耀平把自己当成一个兵,他经常拿着小本子向普通的水兵请教问题,几年里总共记下了2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

  甲板上没有舰载机,任何军舰都不能叫做航母。无论是舰载的战斗机、预警机还是反潜机等,都大大扩展了航母的作战和侦察半径,因此堪称航母的“眼、耳、手”。

  1993年,柏耀平被任命为新式导弹护卫舰的实习舰长。2001年7月,他开始担任海军某驱逐舰支队副支队长。根据《解放军报》的最新报道,柏耀平已担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正在为培养中国海军新一代复合型指挥人才而努力”。

  舰载机水平决定航母战斗力

  巨舰现身大连港

  军事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新闻晨报军事专家团成员刘江平大校告诉记者,舰载机种类很多,按使命可分为战斗机、反潜机、预警机、侦察机和电子对抗飞机,按起落方式又分为普通舰载机、垂直起降飞机以及舰载直升机。

  没有巨大的红十字标识,而是醒目的“88”舷号—如果不是这样,这艘“瓦良格”的新邻居很容易被认为是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不过,它的后部平台并没有“和平方舟”号的停机坪那样宽阔,而且平台更高,下面安排了更多船舱。不知是否因为空载,它吃水很浅。这与“瓦良格”倒十分相似。

  “一艘航母的战斗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舰载机的技术水平。”李杰认为,未来航母上的先进武器还会继续发展,但航母上最主要的武器还是舰载机,包括今后将会出现的无人舰载机。

  这艘“88”号显然比“和平方舟”大得多,加之后部平台更加短小,其吨位显然将有很大增加。根据军队媒体报道,“和平方舟”号满载排水量为1.4万多吨。

  李杰解释说,航母编队要夺取海上制空权,必须拥有足够数量的战斗机;要想很有效地打击毁伤对方,还需要一定数量的攻击机。在美国现役航母上,战斗机和攻击机逐渐合二为一,如F/A-18战斗攻击机,既可进行空战,也可对地(海)攻击。

  2009年海军青岛阅兵时,展示了排水量达1.8万多吨的“昆仑山”号船坞登陆舰,它是当时中国吨位最大的水面作战舰艇。而根据目测和船身布局,“88”号排水量恐要超过“昆仑山”。初步估计,它的排水量也许超过2万吨。

  除此之外,航母编队还需要提前发现较远距离的目标或者来袭之敌,这任务需要由舰载预警机来承担。航母编队本身噪声很大,容易被对方潜艇侦测和反击,因此航母还需要配备舰载反潜机。

  “88”号从外观上看不到武器系统。但它肯定是一艘新船,甚至尚未完工:通讯塔和侧舷廊还搭有脚手架。不时可以看到蓝色制服、黄色头盔的工人走来走去,装束与“瓦良格”上的施工人员一致。整个船只油漆一新,阳光照射在白色的船体上,耀眼异常,映衬得蓝灰色船身的“瓦良格”更加低调。

  为海战,舰载机需“变身”

  根据新华社及军队媒体报道,在海军序列中,舷号以8字开头的均为训练、支援、辅助船只。比如“郑和”号训练舰舷号81,“世昌”号训练舰舷号82,“861”是远洋打捞救生船,“891”、“892”均与武器试验有关,“886”是大型补给船,“和平方舟”号则为866。

  在“瓦良格”号的续造逐渐接近尾声的时候,中国军迷和外国媒体都急不可待地猜测,哪些战机有幸登上中国第一艘航母的甲板?“无论什么型号战机,上航母都需要满足特定的条件。”刘江平表示,和陆基战斗机相比,舰载机在动力系统、机身结构等方面都有很大不同。首先,陆上跑道可长达3000米,航母跑道只有300多米。舰载机要在这么短距离的跑道上起飞,就必须安装大推力发动机,以提高加速性能。

  显然,“88”号具有与上述支援船完全不同的功能。一般而言,辅助船只的空间都服务于它的主要功能。比如“和平方舟”号船舱较多,用于装载病员;用于作战训练的“郑和”号更像一艘普通军舰,这与“891”、“892”类似;“世昌”号也是一艘综合国防动员舰,因此它有类似航空母舰的巨大甲板,用于直升机训练、战备物资运输等。“886”的特点是有两个类似起重机的装置。

  其次,舰载机的起落架需要加固,在航母甲板上,短距离起降时的冲击力更大。比如俄罗斯航母装备的苏-33,起落架前轮都换成了双轮,以增加承重力。舰载机还要安装尾钩,在降落后尾钩可钩住甲板,帮助迅速减速停止。

  其实根据外形,“88”号更像一艘巨型邮轮,看上去只有可以供人居住生活的船舱。

  除此之外,为适应海上作战的需要,尽可能多带舰载机,舰载机还需要尽可能地“变身”。李杰透露,受到航母上机库和甲板空间的限制,在设计上,舰载机的机翼、尾翼甚至空速管最好能折叠。“一般来说,舰载机数量增加一倍,其作战能力能提高三到四倍。”

  “88”号显然是为“瓦良格”服务的。这代表着“瓦良格”起航后,会有其无法装载的人员随行。最大的可能是,试航时“瓦良格”需要大量科研人员。不过,由于它停靠大连港后还明显未完成全部建设,估计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投入使用。因此,“瓦良格”也不会在短期内出航。

  另外,舰载机的材料和结构还必须能经受海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机身材料、蒙皮等部件要耐腐蚀、耐高温以及高盐度。

  对于“瓦良格”试水时间的猜测一再落空。外界普遍估计下一个时间节点是8月1日。不过,目前除了施工人员,在军舰和大连港还看不到大量水兵,也就是说,真正属于“瓦良格”的部队还未能进驻航空母舰。根据美军经验,数千名海军人员进驻航空母舰进行安顿、调试需要10天以上的时间。加之还要向“88号”输送测试设备和人员。这样推算,8月1日已无法满足时间安排。如果按照“献礼”安排,国庆应是更好选择。

  舰载机的选择,还受到起飞方式的影响。李杰介绍,舰载机起飞方式一般有两种,弹射起飞和滑跃式起飞,前者的甲板是平的,后者的甲板前方则微微上翘。

  事实上,如果水兵们进驻“瓦良格”,一定会再次引起关注。但这短期内恐怕无法实现。

  李杰透露,和俄罗斯“库兹涅佐夫”号航母一样,“瓦良格”号采用的也是滑跃式起飞,无法搭载固定翼预警机,只能用预警直升机来替代。其缺陷是,直升机升空最高只有三四千米,这使得其探测范围大大缩短。

  据公开消息报道,目前熟练掌握弹射器技术的只有美国和法国。但李杰介绍说,前段时间俄罗斯也传出消息,在将“戈尔什科夫”号航母改装交付给印度之后,俄罗斯将改装其“库兹涅佐夫”号航母,“加装核动力,加装蒸汽弹射器,还要将目前舰载的苏-33换成综合作战能力更强的米格-29K。”

  中国开始训练舰载飞行员

  “航母上最重要的作战武器是舰载机,因此航母上的飞行员,也就是最重要的作战人员。”李杰介绍说,以美国航母为例,一般有5000多人,这还不包括航母编队里其他舰艇上的人员。航母5000多人中,船员占五分之三,飞行联队占五分之二,两者相对独立。

  在美国航母上,除舰长外,还有一名和舰长级别相当的联队长,主管飞行大队。联队长和舰长一般都是上校军衔。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军事专家表示,舰载飞行员的训练,将是中国第一艘航母最重要、也最艰巨的训练任务。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的话似乎也印证了上述军事专家的观点。耿雁生透露,航母的人才建设,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目前这项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他同时强调,舰载机飞行员的培训培养,主要是依靠中国自己来培养的。“飞舰载机,比陆基飞行员难得多。”李杰说,舰载机在降落时,飞行员从空中看航母就像一张邮票大小,要在茫茫大海中将飞机降落在一张“邮票”上,对飞行员的技术和心理素质要求之高可想而知。

  相关专题:国防部证实中国正改建航母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