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也门总统哈代大骂伊朗,沙特不兴师动众地面战或因其素质未有胡塞武装

0 Comment


  图片 1

昨日沙特阿拉伯等10国对也门什叶派胡塞武装发动的空袭使该地区紧张形势骤然升级。这场袭击不仅牵动了从伊朗到苏丹的几乎整个阿拉伯世界,还带动了国际原油和黄金价格双双上涨。有媒体称“在也门的战争是沙特和伊朗中东争霸战的一部分”,更多的媒体则用“新的中东战争”来形容这一次的大规模军事行动。

英媒:也门总统哈迪大骂伊朗 报道称:阿盟组阿拉伯联合部队

  沙特部落民兵14日在靠近也门边界的吉赞省举行集会,誓言保卫沙特边境山区免遭也门叛军侵犯。(法新社)

大规模空袭造成平民伤亡

据媒体报道:也门战事让28日的阿盟峰会变得“硝烟弥漫”,也门总统哈迪借峰会公开谴责伊朗,称什叶派胡塞武装是伊朗的“傀儡”和“走狗”。沙特国王萨勒曼更是强硬表示,“由沙特主导的军事干预将持续下去”。沙特《生活报》透露,阿盟峰会最终决定组建阿拉伯联合部队。埃及总统塞西29日表示,“阿拉伯领导人就此达成了一致。”美联社引述埃及官员的话称,阿拉伯联合部队将由4万名精英部队组成,同时配备战机、舰艇和装甲车。不过,分析人士称,这并不意味着阿盟所有成员国都会参与其中。

  参考消息网4月17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4月16日发表题为《沙特与埃及排练进攻也门》的报道称,到访埃及的沙特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开罗受到塞西总统的接见。会谈议题是在地区局势日趋恶化的背景下强化军事合作。双方决定成立联合委员会协调海湾国家武装力量在沙特境内的演习。两国均认为,支持也门胡塞武装的德黑兰是主要威胁。

昨日,一份由沙特、阿联酋、巴林、卡塔尔和科威特联合署名的声明指责也门胡塞武装威胁了这一地区,并称胡塞武装拥有“重武器以及远程和近程导弹”。此外,沙特等国宣布也门领空为“禁飞区”。

  阿盟峰会28日在埃及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举行,沙特国王萨勒曼在开会前一个小时刚走下舷梯,会议开幕后没等阿盟秘书长阿拉比讲话结束便起身退场。虽然如此,也没有减弱他讲话的分量:他表示,由沙特主导的军事干预将持续下去,直到也门局势恢复安全稳定。

  关于军演的开罗会谈可能表明,阿拉伯国家打算继轰炸之后发起真正的地面进攻。专家担心事态出现这种发展:如果说起初冲突根源在于也门政治派别间的对立,那么武装干涉或将引发该地区伊斯兰国家间的全面冲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发出了这一警告。他在多国空军联合袭击后不久表示:“不能允许这一切演变为宗派对抗。”

图片 2

  也门总统哈迪也借阿盟峰会公开谴责伊朗。他表示,伊朗对也门国内混乱局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什叶派胡塞武装是伊朗的“傀儡”和“走狗”。他呼吁也门人民发起游行示威,捍卫他作为总统的合法性,要求国际和地区军事力量继续干预也门局势,“直到反政府武装被彻底打败为止”。也门外长表示,哈迪会一直待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直到也门局势允许他返回国内。

  俄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主任研究员格奥尔基·米尔斯基说,沙特在开始轰炸后已欲罢不能,但地面进攻可能让它付出高昂代价。“抛开技术装备不说,也门军队要胜过沙特。也门人多为山民,骁勇善战,论近身肉搏,沙特人不是他们的对手。在山区或古老城镇的狭窄街道,技术帮不了沙特人。”正因如此,地面行动只有在大联盟直接参与的情况下才能展开。

26日,几名胡塞武装人员在萨那被轰炸的街区进行救援

  沙特牵头的空袭行动让与胡塞武装结盟的也门空军彻底瘫痪。据沙特国家通讯社报道,联军几乎摧毁了胡塞武装在亚丁和萨那的所有地对空导弹。恐慌情绪在亚丁蔓延,许多居民开始抢劫政府设施。数百名亚丁市民28日抢劫一座政府军遗留的军火库时,仓库内的炸弹发生爆炸,造成至少17人死亡。

  也门属于沙特势力范围,如今后者极力防止也门被胡塞武装控制。在轰炸开始后,倘若胡塞武装取胜,将被视为沙特的奇耻大辱。米尔斯基认为,沙特不会停战,但也无法赢得战争。另一方亦无完全的胜算:胡塞武装也许会占领全国,但他也无法完全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

据美联社报道,沙特皇家空军在黎明时分发起代号为“风暴决心”的空袭,主要目标是位于也门首都萨那附近的空军基地、防空阵地和军事基地。沙特称空袭摧毁了“数量众多的胡塞武装战斗机”。阿联酋、巴林、埃及、约旦、苏丹以及摩洛哥都承认他们参与了空袭行动。阿拉伯半岛电视塔称,沙特已经部署了100架飞机、15万士兵和海军部队参与这场行动,而其他国家也提供了超过85架战机和其他军事支持。

  也门局势恶化迫使联合国工作人员和多国外交官纷纷撤离。据英国广播公司29日报道,美英等国早就关闭驻当地使馆,撤走人员。联合国外交人士透露,超过100名联合国工作人员被送往萨那机场,等待被转移到其他国家。一些阿拉伯国家也把外交人员转移到亚丁。28日,沙特还派海军从亚丁撤出86名外交官和其他人士。

  专家认为,要成功化解冲突,各方必须放弃走极端。他说:“我们无法预测萨利赫或哈迪的命运,但需要一个类似他们的人,其上台将不代表任何一方获胜。”

一些机场附近的民居也遭到轰炸,至少有18名平民丧生。另有报道称死亡人数超过25人,另有50多人受伤。《纽约时报》报道,胡塞武装控制的电视台播出了一段包括空袭死难者和受伤贫民的画面,并指责这是“美国支持的侵略”。

  “这场战火引发人们对曼德海峡的担忧,”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曼德海峡是位于也门和非洲之间的狭窄要塞,也是进入红海前往苏伊士运河的主要入口,最窄处只有18英里。每年有两万多艘船从曼德海峡经过,从沙特等国出发的油轮,必须通过这个海峡才能抵达苏伊士运河乃至欧洲。

  法新社4月16日报道称,沙特和埃及15日宣布,有意在沙特领土上组织大规模军事演习。

图片 3

  总部在伦敦的《阿拉伯圣城报》报道,一旦曼德海峡被胡塞武装控制,埃及和沙特的航运都会受到影响。但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分析师彼得·法姆认为,胡塞武装并不具备海上军事力量,也没有阻断曼德海峡的动机,但伊朗的动作或威胁“不容忽视”。法姆认为,伊朗与什叶派的胡塞武装有关联,如果在也门乱局中获得对也门南部海港的影响力,那么这一地区的“力量平衡将发生重大转变”。美军官员说,美军正与海湾国家及欧盟伙伴合作,致力于确保作为重要原油运输航道的曼德海峡畅通,不受也门动荡局势影响。

  以沙特和埃及为首的联盟在也门针对胡塞武装的打击已经持续三周。自3月19日以来,也门冲突已经造成数百人死亡。阿拉伯九国联军继续对和伊朗有关联的胡塞武装进行空袭。

26日沙特空袭结束后,萨那机场附近民众在废墟中搜寻幸存者

  也门战事是否会将该地区拉入一场更大范围的战争?英国广播公司援引安全事务分析员艾曼的话称,如果沙特和其他海湾国家被卷入一方,伊朗被卷入另一方,那么这场冲突有加倍升级的危险。美国CNN称,对沙特来说,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在国境之南出现一个受伊朗操纵的什叶派国家。

  联合国安理会14日通过决议,要求胡塞武装撤出2014年9月后占领的地盘,包括首都萨那。

胡塞武装领导人阿卜杜拉·马立克·胡塞愤怒地指责美国、沙特和以色列发起了“罪恶、不公正、邪恶且不道德”的空袭,旨在分裂和占领也门。他在昨天晚上的电视演讲中表示“也门人民不接受这样的侮辱”,并指责沙特“愚蠢”而“邪恶”。

  28日,伊朗谴责联军的空袭得到美国的支持。胡塞武装发言人也警告称,这样的战斗可能会扩大成一场地区性冲突,但他们发誓不会借助伊朗的帮助打败沙特的进攻,称“也门人民准备好了在不受任何外来干涉的情况下面对这场侵略”。

  奇怪的是,胡塞武装并没有正式对此决议予以回应。他们的电视频道只是提及“针对也门的罪行”,节目呼吁人们在萨那示威抗议联合国决议。不过据法新社记者所见,联合国办公室驻地前的示威者很少。

胡塞武装组织政治局成员穆罕默德·布卡哈提称:“沙特的入侵已经向也门人宣战,我们会进行反击。”他警告说,这可能将整个地区拖入全面战争。

  29日晚,有消息称,六大国和伊朗达成临时协议,但伊朗官方对此尚未证实。

  沙特驻华盛顿大使表示,沙特及其盟友只要没有达到目的就不会停止对胡塞武装的空中打击。

考虑地面行动

  伊朗外长在里斯本则表示,也门的“屠杀”应当停止,从而“阻止‘基地’组织从这一糟糕的局面中得利”。伊朗“准备好动用自己的影响力”且“不仅是在对待胡塞上”,目的在于“让所有人回到谈判桌前来”。

埃及军方和安全部门称,军事行动可能会进一步升级,一旦空袭削弱了胡塞武装的战斗力,如果有必要,埃及军队可能与沙特及其他国家组成联合部队发起地面进攻行动。

  埃及总统府消息称,利雅得和开罗打算在沙特组建一个支持“重大”联合军事演习的委员会,参与其中的是“包括沙特、埃及和海湾国家在内的阿拉伯武装力量”。对于军演的日程、规模和模式,目前均无具体信息透露。

据沙特国家电视台报道,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在25日乘船利卡也门临时首都亚丁后,昨天已经抵达沙特。他随后前往沙特首都利雅得的空军基地,并与等候在那里的沙特国防部长默罕默德王子会面。

  对于对也门进行地面干涉的问题,阿拉伯联军的沙特发言人称,“一切选项都是开放的”。他15日确认,阻止胡塞武装向南部推进的目标“正在完成”。

图片 4

 

沙特陆军已经在也门和沙特编辑部署大量重武器

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与海湾国家外长们的电话中表达了对空袭行动的支持,根据美国国务院办公室官员的消息,克里承诺美国将会与多国部队分享有关胡塞武装目标的情报。

伊朗作为胡塞武装的支持国谴责了沙特此次针对胡塞武装的袭击,并明确表示,逊尼派联盟针对什叶派的部署可能会煽动宗派仇恨加剧中东地区的战争冲突。但是一位伊朗高层官员表示将不会军事介入。伊朗外交部长昨天说,沙特对也门的空袭是“危险的一步”。伊朗伊斯兰电台评论说,沙特向也门发动“野蛮入侵”,旨在公开武力镇压也门的人民革命。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沙特始终支持也门“前独裁专制腐朽政府”军事镇压胡塞武装。

但是一位伊朗高层官员表示将不会军事介入。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称,在沙特的空中支援之下,支持也门现任总统哈迪的武装力量26日从胡塞武装盟友的手中夺回亚丁机场。

危机可能进一步扩大

在过去几个月中,也门什叶派胡塞武装从也门北部一直向南进攻,与1月19日攻进也门首都萨那,1月20日占领总统府。被软禁数周后,也门总统哈迪2月21日逃离萨那,并抵达南部亚丁市。3月21日,哈迪宣布,因其首都萨那被胡塞武装分子占领,亚丁成为临时首都。3月22日,胡塞武装组织大约300名武装人员及其支持者占据第三大城市塔伊兹的军用机场。这之后,他们的后援力量陆续从萨那经空中和陆路抵达那里。

图片 5

沙特拥有中东地区最豪华的空军力量

观察者网此前曾报道,伊朗进来对胡塞武装给予了大力支持。不久以前,一艘伊朗货船近日在也门什叶派胡塞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塞利夫港停靠,并在当地卸下了185吨武器和军事物资。伊朗还和胡塞武装达成了包括向胡塞提供一年石油供给的经济合作协议,同时答应向也门提供一座功率2000千瓦的电站。

德国《明镜》周刊评论说,沙特对胡塞反政府武装宣战,其实就是向伊朗宣战。对沙特来说,胡塞武装的幕后是伊朗。自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和沙特就变成宿敌。近年来,两国在一些阿拉伯国家进行了一系列代理人战争,比如在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而在也门,沙特阿拉伯是首次直接对抗伊朗。目前沙特的媒体对胜利充满信心,沙特的武力介入本身就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也门危机有发展为大型战争的风险”,路透社说,伊朗支持胡塞武装,海湾的多个逊尼派王国政府支持也门总统哈迪及其逊尼派忠诚者。在也门,什叶派的宰德教派和逊尼派的沙斐仪教派各占总人口的50%。路透社还说:“这是世界最大石油出口国检测伊朗在其后院影响力的一场赌博。”

德国《焦点》认为,这将是一场复杂的中东大战,是关于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宗教之战,又是一场恐怖组织介入的反恐战,还是沙特和伊朗的代理战争,背后还有美国等西方国家。这场战争足以让中东陷入更大的混乱和暴力。

观察者网综合环球时报、新华社、中国新闻网等报道

图片 6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