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军方投入13万兵力救援,兰州军区部队已救出150名地震中被埋人员

0 Comment

  本报特约记者 魏 春 吕志强 韩志言

摘要:
中国军队紧急出动赴玉树抗震救灾专家:中国军队救灾快速部署能力提高面对灾难中国军队总会挺身而出
4月21日,10个月大的玉树婴儿才仁加格患有肺炎,在玉树机场等待运送至西宁时被青海省军区独立步兵团战士临时照顾。  
道路塌陷,阻挡不住他们向震中疾进的脚步中国三军将士挥师玉树为人民中国军队紧急出动赴玉树抗震救灾专家:中国军队救灾快速部署能力提高面对灾难中国军队总会挺身而出
4月21日,10个月大的玉树婴儿才仁加格患有肺炎,在玉树机场等待运送至西宁时被青海省军区独立步兵团战士临时照顾。  
道路塌陷,阻挡不住他们向震中疾进的脚步;余震频发,阻止不了他们从废墟中营救生命的行动;高寒缺氧,他们克服困难突击再突击,咬紧牙关坚持再坚持……红星就是力量,绿色就是希望。面对4月14日发生在青海玉树的7.1级的强烈地震,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坚决响应中央号令,闻风而动,紧急出征,展开一场与死神赛跑的生命营救壮举。  4月18日,在抗震救灾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来到灾区,来到救灾部队官兵中间。他动情地说:青海玉树发生严重地震灾害后,你们坚决执行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指示,迅速奔赴灾区一线,全力投入抗震救灾斗争,当尖兵,打头阵,使灾区人民群众增强了信心、希望和力量。党、政府和各族人民感谢你们……“我相信,只要我们大力发扬伟大抗震救灾精神,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就一定能够夺取抗震救灾斗争的胜利。” 时刻牵挂人民——千军万马闻令而动,向着灾区昼夜兼程  从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起,那些被掩埋在废墟下的生命,那些在震后亟待救援的群众,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中央的心。  灾情刚刚发生,正在国外访问的胡锦涛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部队急灾区群众之所急,组织力量,奔赴一线,全力以赴支援地方抗震救灾斗争,并果断决策压缩出访行程,提前回国指挥救援行动。  “在这一困难时刻,我需要尽快赶回国内,同我国人民在一起,投入抗震救灾工作。”总书记万里之外的真情告白,通过电波传到了玉树灾区。  在北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在外地部队调研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立即对部队参加抗震救灾作出部署,要求部队坚决贯彻落实胡主席的重要指示,要以救人为第一任务,迅速展开救援工作。  玉树。驻灾区部队迅即行动。地震发生不到10分钟,玉树军分区、武警玉树州支队率先开始生命救援。  驰援灾区,刻不容缓。军队和武警部队应急机制全面启动,抗震救灾指挥协调组迅速成立。  就在驻灾区部队投入抗震救灾的同时,青海省驻军和武警部队也火速赶往地震灾区:青海省军区独立步兵团1002人开始了16个小时的高原强行军,驻西宁解放军第四医院医疗队随队出发;武警青海总队3200名官兵从西宁和格尔木两路并进,向灾区摩托化开进。  几乎同一时刻,空军3架执行救援任务的伊尔-76运输机紧急起飞;  几乎同一时刻,执行震区空中遥感勘测任务的海军某飞行团遥感飞机飞向灾区;  几乎同一时刻,第二炮兵某基地官兵携带重型装备与医疗救护车辆迅即出发。  15时,110名身穿橘红救援服的专业救援队员登上专机——
由北京军区某工兵团和武警总医院医护人员为主组成的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携带9条搜救犬、2台大型救援特种车和部分医疗救援设备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  4月15日,中央军委召开紧急会议,专题研究部署部队抗震救灾工作,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忠实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积极主动、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  驰援灾区,全力以赴;抢救生命,刻不容缓。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下发紧急通知,要求抗震救灾任务部队以坚强的领导、坚定的决心、坚决的行动,全力支援地方打赢抗震救灾这场硬仗,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的考验;总后勤部紧急调集帐篷、药品、食品等大量救灾物资,组织医疗队、防疫专家组和最先进的野战方舱医院开赴灾区;总装备部迅速为救灾部队补充专业救援装备器材和工具,从各地抽调装备保障专家奔赴灾区……陈炳德、李继耐、廖锡龙、常万全等总部领导亲自进行具体部署。  军队处置突发事件领导小组办公室,24小时紧张忙碌,急促的电话声此起彼伏。在前方工作组赶赴玉树的同时,迅速与国务院应急办、中国地震局、民政部、卫生部、民航总局、交通运输部、安监总局等部门建立起不间断的联系,及时协调有关救灾事宜。  灾情紧,军令急。在中央指挥下,一支支劲旅和军队专业救援、医疗队伍从甘肃、四川、陕西,从北京、山东、江苏出发,千军万马向着同一个方向紧急开进。  在陆地,崇山峻岭无法阻挡三军部队驰援灾区的步伐。震后40分钟,兰州军区就向所属部队发出了驰援灾区的预先号令,驻河西走廊某摩步旅星夜翻越4座4500米以上的雪山达坂,行程1500多公里赶赴灾区;有着汶川抗震经验的四川省军区1200余名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翻越川西高原和海拔3000多米的二郎山,驰援玉树;从1700公里外的新疆起飞的某陆航旅3架直升机,成了飞翔在灾区上空的“吉祥鸟”……  在空中,人民空军迅速搭建起的空中走廊,成为拯救生命的绿色通道。  2009年8月才刚刚通航的玉树巴塘机场,只有两个停机坪。空军紧急派遣指挥小组,调运夜航灯光系统,使只能在白天开放的这一高原机场具备了24小时起降大型运输机的能力。  从北京,从西安,从成都,从西宁,从格尔木……一条条紧急开设的航线,编织成一张连接玉树的救生网络,把一批批亟待救治的重伤员及一批批灾区急需的物资运出运进。20架次,30架次,40架次……巴塘机场的起降纪录一次次被刷新。  大型挖掘机到了,生命探测仪到了,X光机到了……一场人类迄今在海拔近4000米的高原地区展开的最大规模地震救援行动,迅即展开。经历了两年前的汶川抗震救灾,人民军队的快速反应、应急机动,执行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明显增强。  当人民需要的时候,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的人民子弟兵,第一时间出现在震后的废墟上,出现在受灾群众最需要的地方。  “我没有想到,他们行动得这么快。”14日9时,得悉地震发生的消息,在广东讲学的玉树结古寺佛学院昂噶教授心急如焚。但很快,他就在电视里看到部队官兵整装待发的新闻。  教授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他说:“我看到了国家的力量。”  地震次日,美联社报道,虽然救援条件恶劣,但中国军队对灾害的反应一向是训练有素的。  到4月22日,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出动救援兵力12798人。  4月的玉树,草场刚刚开始返青。而一支支身披迷彩的救灾部队,给高原的春天带来了希望和生机。  最早被救出的藏族妇女江巴流着泪说:“家中受灾,亲人遇难,我们悲伤。可这些穿军装的人让我们感到了劫后的信心和温暖。”
一切为了人民——救灾部队不惜一切,营救生命  救人!救人!面对废墟下生命的呼唤,救灾官兵不惜一切,全力营救。  到17日,军队和武警部队从断壁残垣间救出的被压埋群众已达1200人。  营救生命的行动正全力以赴进行。  这天下午,刚刚回到国内的胡锦涛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全面部署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工作。会议精神中,有一条要求格外引人注目: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要充分发挥突击队作用,为夺取抗震救灾胜利贡献力量!  第二天上午8时,在飞往灾区的专机上,胡锦涛把随行的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召集到一起,详细询问玉树抗震救灾最新情况,讨论研究具体办法对策。他指示随行的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当前部队的首要任务仍是全力以赴救人,决不轻言放弃!  汶川地震到玉树地震,每一次灾难来临,中央最牵挂的,总是人民群众的安危;每一次危急关头,子弟兵率先担负的重任,也是拯救生命。  救人!救人!几乎在地震刚刚发生的那一刻起,一场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接力赛就开始了。  “应到,101人。实到,101人。请指示!”地动山摇之后,玉树军分区机关和所属骑兵连全部人马,在漫天烟尘中站在了分区司令员吴勇的面前,站在了抢救生命的第一现场。  同样的场景,在同一时刻,也发生在武警玉树州支队塌陷的营院里。  来不及去一趟令他们牵肠挂肚的家,来不及向外地的亲人报一声平安……这些身披国防绿和橄榄绿的子弟兵们,在尚在颤抖的大地上迅速组成一个个营救小组,第一时间出现在废墟之间。  “部队来了!我们有救了!”大震初过,子弟兵震天的口号声,给惊惶失措的受灾群众带去了生命的希望。  匆忙出发的玉树军分区和武警支队的官兵们,凭着军人的使命和责任意识,把双手伸向一处处被埋压在废墟中的群众……1个,2个……10个,20个……仅是军分区官兵就救出被埋群众123人。  倾斜的房屋不断在身边倒下。玉树军分区副政委旦增和战士们冒着余震的危险,从玉树民族师范学校垮塌的楼房里,接连挖出7名被困学生,双手被磨得鲜血淋漓……直到当天晚上,旦增才得知,家中房屋全部倒塌,8位亲人在地震中遇难。第二天,他的一双同为军人的儿女也从西宁赶到了救灾现场。  救人!救人!从领导干部到普通一兵,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危,每一位官兵都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  “这里太危险,让我来!”武警玉树州支队20岁的战士谢宇一把拉开急着救孩子的藏族妇女,在瓦砾纷纷坠落的时候钻进了废墟。就在他成功地抱着那名只有两三岁大小的孩子爬出来时,余震袭来,一块带着铁钉的木板突然落下,直砸向孩子的脸部……谢宇本能地护住了孩子,却让木板重重地砸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地震摧毁的玉树州首府结古镇,海拔超过3900米。在这里,含氧量相当于内地的60%;夜间,气温骤降到零摄氏度以下。  高海拔,低含氧量,极度恶劣的气候,在这样的环境中,每争取一秒,对废墟下的生命,都意味着多一分生的希望。  “我们的时间不多,要快!要快!”
作为参加过汶川救援、海地救援的专业地震救援人员,担任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副队长的北京军区某工兵团总工程师刘向阳,一进入玉树,就一眼看出这里众多的砖石结构房屋将会使营救行动面临巨大困难。  刘向阳和他率领的专业救援队赶到灾区,已是晚上。但应急灯下,人们还是从他们那特殊的橘红色救援服上,看到了新的希望:北京派人来了!  钻机轰鸣。一条条通道被迅速打通,一个个生命经过官兵的双手获得新生……凌晨7时,在结古镇郊的西北牛宾馆,又一个空前的困难挡在了救援队的面前——  三层的宾馆扭压成了一层半,一面震歪的墙壁,靠着几根钢筋与同样倾斜的楼顶勉强相连。困在里面的4名群众,已经惊慌得喊不出声来。  “快上!”刘向阳命令。他迅速拿出方案:从楼顶开始,一层一层开钻,一块一块撬开楼板。  经过一夜的紧张救援,队员中不少人已产生了高原反应,脸色憋得紫红、呼吸明显困难——但头痛、恶心、乏力,并没有迟滞队员们营救的速度。  救生的通道即将凿开的时候,废墟晃动起来……余震来了!  10分钟后,又是一阵余震袭来。救援仍没有停下。  凛凛晨风中,紧盯着那面歪墙的刘向阳满头是汗——如果余震再强一点,他和他的队员们就有可能被垮下来的废墟埋进去。  5个小时后,4名被困者成功脱险。  救人!救人!第一位的是救人!只要有一丝生命的希望,就争取一分生命的奇迹。  “不敢给你打电话,怕打扰你的工作,很想你,不知道你吃了多少苦……”这是武警玉树州支队参谋长范玉龙的妻子,给坚持在营救一线的丈夫发来的短信。  范玉龙没有时间回信——在72小时的黄金救援期内,他只睡了五六个小时。  在一处救援现场,一名女孩的左腿被死死卡在了石板下。范玉龙带着几名战士连续挖了5个小时才把她救了出来。在一座倒塌的三层楼废墟上,范玉龙找了根钢管,用力在墙上捣洞,又救出两名群众……  在玉树抗震一线,有600多名像范玉龙一样的团级以上干部,他们用自己的身先士卒,凝聚起军心,鼓舞着士气。  在有着“生命禁区”之称的青藏高原,即便是徒步行走,也相当于在内地负重20公斤的体力消耗。救灾官兵即使累倒在废墟边上,也不放弃任何生命的呼唤。  “我多躺一分钟,就耽误救人一分钟。”解放军战士侯永强,倒下后被战友们抬到帐篷里输液。这位年仅20岁的士兵高烧38.5摄氏度,醒来后第一反应就是拔掉刚输了一半的吊针,重新加入营救的行列中。  在赴海地地震救援中髋关节软骨严重撕裂的武警总医院医务部主任侯世科,14日上午刚刚出院,下午就随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投入了紧张的玉树救援中。  胃部绞痛,全身发冷,身体尚未恢复的侯世科忍着强烈的高原反应,身背20多公斤重的急救背囊,带领救援队先后救治了320多名伤员……  救人!救人!一个又一个生命被官兵们从废墟中救出,一个又一个生命被运送到部队医院紧急救治——  震后第49小时,藏族妇女卡吉获救;  震后第53小时,女青年扎西央泽获救;  震后第57小时,80多岁的老人吉嗄获救……  100小时过去,150小时过去,人民子弟兵的高原营救行动仍在继续……截至22日,抗震救灾官兵累计营救被埋压群众1564人,转移受灾群众5230人。  不抛弃!不放弃!救灾官兵对受灾群众的挚爱,赢得了广泛赞誉。一位网友这样写道——  缺氧的荒原/你发起新一轮冲击/你用你的突击把希望托起/危难关头/总有你不变的坚持……
真情关爱人民——把信心和力量传递到灾区每个角落  4月18日中午,胡锦涛来到受灾最重的结古镇扎西大同村查看灾情,向正在现场救援的兰州军区第一救援队、青海省军区独立团官兵表示慰问。他指出,要尽最大努力抢救被困人员,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下百倍努力。  在部队为受灾群众扎起的一顶顶帐篷前,胡锦涛面对围拢过来的乡亲大声说:“我们还要安排好乡亲们的生活,让大家有饭吃、有水喝、有住所、有御寒衣被,尽快解决学生的复课问题,并帮助你们把新房建起来!”  在飞向玉树的飞机上,胡锦涛要求部队,要承担起西宁至玉树救灾物资的装载和运输,确保救灾物资源源送到灾区。  在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帐篷会议室里,胡锦涛向军地救灾人员提出全力搜救被困群众,努力救治受伤人员,妥善安排群众生活,迅速修复基础设施、确保社会和谐稳定等六点要求。他特别指示部队,要加大搜救力度,消灭救灾盲角。  随行的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要求部队全力以赴完成好各项任务。  兰州军区出动3000多名部队官兵和医疗队员,组成112支进村入户小分队,挺进结古镇之外的16个受灾乡村。官兵们立下军令状,“网格化分片负责、拉网式排查搜救”,不漏一户、不漏一人;  从千里之外赶来的济南军区野战方舱医院组织10支医疗小分队,携带药品和医疗设备进村入户,诊治病人、送医送药,由点到面推进乡村搜救;  四川省军区挑选200余名曾在汶川地震中受灾的民兵担任“疏导员”,挨家挨户帮助群众清理被埋财产,用自身的经历鼓励玉树受灾群众树立信心,重建新家园。  哈秀乡、安冲乡、上拉秀乡……地图上,一个个散落在雪山巨大褶皱间的地名,成为突击队员们挺进的目的地。官兵们冒着余震塌方,迎着乱石飞滚,翻过一座座结满了冰溜子的达坂,越过一个个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垭口,向着偏远村寨挺进、挺进……  “再远,我们也要今天赶到。”某摩步旅救援小分队的运兵车在高原路上,一个上午只艰难地行进了80公里,而前方陡峭的山路已无法通车。官兵们跳下车,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在山梁上攀爬,终于在日落前走进了偏远的甘宁村。  “有多大困难也要把病人送下去!”在距结古镇80公里外的甘达村,武警青海某部官兵用门板、用双手搭成担架,把受伤的藏族同胞一个个抬送下山。在颠簸的汽车上,医疗队员们手举吊瓶伸出窗外,汽车开一路,吊瓶高举一路……  随着抗震救灾一步步向纵深推进,救灾部队响应胡主席的号召,以更加顽强的精神、更加迅速的行动、更加科学的方法,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搜救群众,救治伤员,搭建帐篷,恢复民生……  18支军队医疗队的1209名医务人员日夜奋战在救灾现场。截至22日,已累计诊治伤员31886人。  伤势较轻的群众在各部队临时搭建的“帐篷医院”接受治疗,1594名重症伤员则被抬上空军专机,紧急运往西宁,运往兰州,运往成都,运往西安的一所所军地医院……在更远的北京,二炮总医院为所有前线军地医院开通3G远程医疗影像会诊系统,伤员的病情被随时清晰地传输到分布在全国上百家医院的会诊中心。  26岁的仁钦卓玛,就是在部队医护人员一路接力护送下,从结古镇被运到巴塘机场,直至运到位于西宁的解放军第四医院,终于平安产下了小宝宝。离灾区最近的第四医院,在震后成了“生命的驿站”。他们派出的前方流动医院,在短短三天内救治了920名伤员;在后方,他们接收、转运危重伤员117名。  还有在地震废墟中被埋11个小时的巴桑旺毛,还有被掩埋近44小时的才仁求吉,还有从玉树转送至成都的青美拉姆……她们都在部队医护人员接力的救治下保住了腹内的小生命。  车轮滚滚,青藏兵站部汽车某团的310台汽车昼夜奔驰在西宁至玉树间800多公里的高原路上;飞机轰鸣,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团8架伊尔-76运输机24小时不间断飞行……救灾部队从天空,从陆地,把5000多吨物资源源运到玉树灾区。  群众急需的药品食品运来了,灾区急用的帐篷衣服运来了,学生们的学习用具也运来了……  地震后,武警玉树州支队很快设立了“便民就餐点”,支起7口直径一米多的大锅,为受灾群众煮出热腾腾的米粥;兰州军区63台野战炊事车在结古镇、扎西镇5个居民点铺开,战士们24小时不间断工作,在风雪中为5000多名群众捧上了热饭。  绿色的帐篷,蓝色的帐篷,五颜六色的帐篷,在震后的玉树一排排展开。灾区成千上万顶帐篷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部队官兵抡起大锤,在冻土中敲进一排排钢钉,搬来石块搭起的。炊烟袅袅,受灾群众在废墟上又有了暂时的新“家”。  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把群众的希望扛在肩上。在缺氧的高原,救灾部队官兵们用满腔的赤诚和爱心,点燃起灾区各族群众迈向新生活的希望。  机声隆隆,武警交通部队的大型机械从废墟上清理出16条道路;  脚步匆匆,一支支防疫专家队、净水专家队、心理服务专家队从全军各医院飞抵灾区,帮助群众恢复生活和心理。56岁的西藏军区总医院院长李素芝还专门带领全军第一支专业高山病专家队从拉萨赶来,为重建家园的人们提供专门的服务。  有着700多年历史的禅古寺受损严重。二炮某部官兵从倒塌的寺庙中细细清理出大量经书、佛像等珍贵文物……  震后第七日,部队援建的首个帐篷学校——爱民帐篷学校正式开课。从废墟中挖出的黑板上用汉藏两种文字写着8个大字:“抗震救灾 众志成城”。  20多个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神情专注地开始了震后第一课。  时近中午,一场冰雹从天而降。黄豆般大小的冰粒在帐篷上噼啪作响,与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重叠交汇在一起——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我们几个孩子,脱掉棉袄,冲出家门,奔向田野,去寻找春天……”

摘要:
截至15日8时,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投入13余万人,出动军用运输机、直升机飞行近300架次。目前解放军和武警..中国军方投入13万兵力救援
水陆空挺进58个重灾乡镇(图)截至15日8时,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投入13余万人,出动军用运输机、直升机飞行近300架次。目前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正全面挺进58个重灾乡镇。
救援部队将尽全力在15日前进入灾区各个点位展开救援。
据新华网报道,随着“黄金救援时间”72小时的渐渐临近,所有救灾部队15日的任务重点仍是搜救生存者,救援部队将进入灾区全部58个乡镇。另外,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发布消息称,今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紧急增派71架运输直升机飞赴灾区增援救灾。中国民航也紧急派出30余架运输直升机赶往灾区增援。上图:5月15日,救援人员在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抢救搬运伤员。下图:救援直升机到映秀镇运送伤员。(新华社图)此外,空军部队和调用的民航飞机共飞行262架次,向四川地震灾区空运和空投帐篷、食品、药物等物资230多吨。增援的空降兵部队于今日凌晨2时全部抵达灾区。
据来自抗震救灾前线的最新消息,救援队伍已经进入四川重灾区的所有市县;继14日进入所有受灾县城以来,更多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正在进一步拓展他们的救援面,拟于15日全面进入四川受灾较严重的58个乡镇开展救援工作。
据中新网报道,成都军区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有关人员介绍,目前,34个乡镇已有部队进入。剩余24个灾情较重的乡镇中,平武县15个,汶川县5个,茂县、理县各2个。
“各部队正通过地面、空中、水面,以各种方式,向这些乡镇挺进。”这位上校说,“如一切正常的话,今夜12时前部队将会全部到位。”
据介绍,这58个乡镇的名单是由四川省政府提供的,都是受灾较为严重、需要部队迅速进入的地区。据中国军方消息,目前所有大军区都已派兵;四大兵种除了二炮(导弹部队)之外,陆海空都已派遣救援队伍。新华网称,这是一场可堪载入我军史册的重大救援行动,解放军七大军区和武警部队都在行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截至13日17时,已紧急出动兵力近5万人奔赴灾区,其中2万多名官兵已抵达救灾现场,展开救灾行动。(中国军网)以下是新华网来自各个军区的报道:
沈阳军区 北京军区 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利用专业技术抢险救灾
新华网北京5月13日电(记者
陈辉)记者从北京军区作战部获悉,由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150名官兵组成的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13日凌晨开始在四川省都江堰市开展救援工作。截至13时10分,这个救援队已从地震废墟中救出19人。
这个救援队13日1时乘飞机赶到都江堰后,按照汶川抗震救灾指挥部指示,立即兵分两路进行紧急救援,利用携带的救生、搜索器材和10条搜救犬,在新建小学的废墟中救出16人,在中心医院的废墟中救出3人。
工兵团团长王洪国介绍说,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灾区大雨后,道路破坏严重,救援力量无法进入汶川重灾区。截至记者发稿时,在废墟中找人、救人的工作仍在紧张进行。
我国第一支国家级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由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武警总医院等单位的人员和地震救援专家组成,2001年4月成立,配备了国际一流的搜索仪器、破材、营救设备,经过7年的严格训练和国内外紧急救援实践,已经具备了紧急救援能力。
兰州军区 兰州军区800余名官兵急赴陕甘抗震救灾 近万官兵待命
新华网兰州5月13日电(李清华、鲍志伟)兰州军区800余名官兵13日分赴陕甘地区抗震救灾。
灾情发生后,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政委李长才迅速做出指示,要求陇南、甘南军分区深入了解受灾情况,并组织近万人的部队做好准备。
兰州军区某集团军防化营42名官兵于13日4时10分到达甘肃省徽县嘉陵车站;某师610名官兵于当日15时20分赶到甘肃省文县展开道路抢修,同时这个师的师直工兵连携带相关抢险救灾装备器材,已赶到甘肃省徽县嘉陵江镇,并迅速展开抢修工作。
兰州军区千余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已赴灾区 新华网甘肃频道5月14日消息
据《甘肃日报》报道 本报兰州5月13日讯
今天上午,兰州军区派出由医疗、工兵和防化等专业分队组成的600多人应急救援队,采取机械化和摩托化行军方式,紧急奔赴甘肃受灾最严重的陇南等地执行抗震救灾任务。
灾情发生后,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政委李长才迅速作出指示,要求陇南军分区、甘南军分区迅速组织力量了解当地受灾情况,并启动应急预案,组织了近万名官兵和多架直升机待命。某集团军防化营12日23时派出50名防化人员随铁道部领导赶赴甘肃徽县执行铁路隧道内油罐燃烧后有毒气体侦测任务,并于今日凌晨4时10分到达徽县火车站,目前正配合有关部门展开侦测工作。某红军师昨天下午派出先遣组赴陇南勘察机动道路,今天上午接到兰州军区下达的命令后,600多名官兵克服道路险、路况差等困难,边修路边行进,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今天晚上,他们兵分三路展开行动,一路负责疏通嘉陵镇段被阻的嘉陵江河道,一路抢修武都通往文县的道路,医疗队和救援人员将连夜展开营救,清理倒塌房屋,抢救伤员,搜救遇难者。
济南军区 济南军区18000名官兵紧急驰援汶川地震灾区
新华网成都5月13日电(记者张玉清 黄书波)济南军区18000名官兵13日凌晨受命紧急赶赴汶川灾区抢险救灾,军区及所属两个集团军的3个先遣指挥组和5支医疗队共160名官兵已于15时45分抵达成都双流机场。
12日22时接到中央军委关于参加援助汶川地震灾区的命令后,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政委刘冬冬紧急部署救援工作,要求全体参战官兵“全力以赴抢险救灾,争取将灾区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各参战部队根据预案和受领的任务,迅速集结和向灾区开进。
率领军区先遣指挥组乘机抵达灾区的济南军区叶爱群副司令员说,济南军区所属的“铁军部队”“沙家浜部队”和在参加一江山岛战斗中立下战功的某摩托化步兵旅等18000名官兵正以空中输送、铁路输送和摩托化开进的方式紧急赶赴灾区。
民航飞机将调集到位 济南军区部队在洛阳机场集结
新华网北京5月13日电(记者黎云)总参谋部13日上午紧急协调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南方航空公司和东方航空公司的7架民航飞机落实到位,飞机正在调配航线,飞往部队的集结地洛阳。
总参谋部某局局长钱泽宏介绍说,三家航空公司共派出7架大型客机,在12时前飞抵洛阳运输救灾部队。总参谋部已经电令济南军区某机械化步兵师,立即由铁路运输集结地迅速转场至洛阳机场。
南京军区 广州军区 广州军区3个医疗队携带价值百万医疗器械药品救灾
新华网广州5月13日电(记者王洪山)四川汶川地震灾情发生后,广州军区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启动应急救援机制,部署支援灾区的行动。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90人组成3个医疗队,携带价值数百万元的医疗器械和药品,于13日上午搭乘空军某部飞机奔赴四川灾情最前线。某陆航团直升机正整装待命,根据灾区的气候条件,随时准备起飞,投入灾区抢险救灾。
成都军区 全军和武警部队全面启动应急机制紧急驰援灾区
新华网北京5月12日电 题:全军和武警部队全面启动应急机制紧急驰援灾区
灾情就是命令。
四川汶川地震灾情发生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立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灾区驻军和武警部队迅速组织出动,协助地方抗震救灾,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
全军和武警部队立即全面启动应急机制,第一时间驰援抗震救灾。
解放军总部立即发出指示 12日下午,北京,总参谋部。
成都军区驻汶川部队已就地开展救援
现场连线:成都军区驻汶川部队已就地开展救援
20时35分,本网特派记者刘永华成都军区发回报道
成都军区派往汶川侦察的直升机已经传回灾区最新图像,部队救援分队已经在汶川投入救援工作,县城和部分乡镇都有救援队伍,队员们在倒塌房屋中紧张搜救受伤群众。
成都军区已出动6100余名官兵赶赴灾区 现场连线:
22时本网特派记者刘永华成都军区报道:
成都军区已经出动6100余名官兵赶赴灾区。
地震发生后,成都军区立即召开专题会议,军区李世明司令员、张海阳政委对抗震救灾和部队自身防护工作作出紧急部署。要求把胡主席和军委首长重要指示精神传达到震区部队,切实用胡主席的决策部署统一思想,增强危机意识、责任意识和紧迫意识,以坚强的领导、科学的指挥和坚决的行动,圆满完成抗震救灾任务。
武警部队汶川县城已有800武警到达 后续急行军开进
汶川县城已有800武警到达,后续还在开进
新华网专电特派记者吴杰、报道员郭海涌报道:武警作战指挥中心的最新消息,经过20多个小时的徒步强行军,截至今天早上八点,武警部队已有800余名兵力成功开进汶川县境内,在县城和受灾严重的龙溪乡,映秀镇全力展开救援。20000人出击
武警部队抗震救灾最新情况 据武警电视宣传中心前方报道
武警部队快速调集抢险兵力,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救灾行动。
截至5月13日15时,武警部队共投入20000名兵力参加四川灾区抗震救灾,目前,已有4190名兵力在都江堰、北川、绵竹、理县灾区展开营救行动,9810名兵力在机动途中,6000名兵力为预备队。更多内容》》》
截止17时 武警部队已转移疏散群众3万余人 本网特派记者吴杰北京报道
记者从武警总部了解到,截止13日17时,武警部队共投入20460名兵力参加四川地区抗震救灾。
截止目前,武警部队共搜救、挖掘被压埋群众、抢救伤员4130名,转移疏散群众3万余人。更多内容》》》
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到抗震救灾一线指挥救灾 新华网成都5月13日电
(记者张东波)
13日中午,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率领机关有关人员到达成都后,前往都江堰、德阳等抗震救灾现场慰问官兵,对部队检查指导。
针对部队面临的通信不畅等困难,以及官兵多采用双手抢救被埋在废墟下的受伤群众的实际情况,吴司令员对总部机关和相关部队提出要求:采取电台接力的方法,迅速解决通信不畅的问题;尽快为官兵配备铁锹、铁镐,以便解决官兵用双手扒废墟的不便;各级领导要靠前指挥,研究有效办法提高抢救效率。

  位于唐蕃古道西段的青海玉树,平均海拔4493.4米,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华水塔”,孕育和繁衍了汉藏各族儿女。

  4月14日7时49分,三江源悲痛泣血,7.1级强震突袭玉树。顷刻间,山崩地裂,房倒屋塌,成百上千个生命被压埋在废墟下……

  灾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兰州军区部队迅速出击,空中、陆地齐进并发,5155名官兵、363台车辆、3架直升机,昼夜兼程向灾区挺进,投入了一场与时间赛跑、与震魔抗争的紧急战斗。他们在受灾较重的2县9乡镇展开救援,谱写了抗震救灾、生命大救援的宏伟诗篇。

  昼夜兼程挺进震区

  4月14日上午8时许,在地震发生后不到20分钟,兰州军区党委紧急召开会议部署抗震救灾工作,并迅速启动应急预案。

  “抗震救灾,是当前最重要、最紧迫的政治任务。各级务必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度、最高的效率做好救灾工作。”军区司令员王国生、政委李长才向部队下达了挥师玉树、开展生命大救援的命令。

  青海玉树军分区官兵在搞好自救的同时,迅速出动兵力,抢救被掩埋群众;青海省军区某独立步兵团1002名官兵在第一时间向灾区挺进。

  在地震发生后的最短时间里,某预备役保障旅、某集团军工兵团、兰州军区高原医疗队等抢险救灾部队,均在接到命令后的第一时间星夜兼程紧急奔赴地震灾区……

  青海省军区某独立步兵团接到抗震救灾命令后,紧急调运兵力,同时启动军地抢险救援机制,征用青海省交通公司大巴16台,携带救援器材和物资,在震后2.5小时就开始向灾区机动。

  由解放军第4医院组成的兰州军区高原医疗队长年坚持上高原,到藏区为各族群众送医上门。接到救援命令后,该院迅速成立含骨外科、脑外科、胸外科专家和优秀护理人员在内的39人医疗队,携带20多万元的医疗物资和30万元的灾区急需药品,火速赶至灾区实施医疗救助。

  为尽快到达地震灾区营救生命,某工兵团96名官兵分空中和地面两种方式同步向玉树开进,空中梯队官兵携带生命探测仪等先进救援设备抵达玉树后,迅速组织搜救生命。

  随着救灾行动的逐步深入,有多支部队紧急增援玉树。兰州军区总医院两个梯队医疗人员、某预备役旅、某摩步旅3000名官兵、某陆航旅3架直升机同时向灾区挺进……

  争分夺秒抢救群众

  在地震灾害面前,兰州军区部队官兵到达灾区后,顾不上喝水、吃饭,立即冲向震后废墟,全面展开搜救行动。他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勇于担当、不畏牺牲,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军旗在飘扬;哪里有呼救,哪里就有军徽在闪耀。

  4月15日清晨,青海省军区某独立步兵团官兵在玉树县结古镇扎西达通街道抢救被掩埋的群众时,玉树县民族职业学院的雅玛才让老师向官兵们大声呼喊:“快来救人!”

  团长王波涛立即带领23名官兵向雅玛才让所指的倒塌房屋跑去。官兵们采取底下固定上面轻拿的方法,从多个方位轻轻挪动每一根横梁,每一块砖块。在挪动一根长约3米的钢筋水泥柱时,旁边的大土块突然滑落,18岁的列兵徐开发眼疾手快伸出左腿挡住了滑落的大土块。土块挡住了,可小徐的腿被砸出一个巴掌大的青紫块。1小时10分钟后,年仅7岁的藏族女孩才旦拉毛终于获救。不久,官兵们又将女孩的妈妈索囊才措救了出来。

  4月16日13时许,兰州军区政委李长才乘飞机抵达玉树。一下飞机,看到官兵们正在往直升机上运送伤员,李长才疾步走到担架前,与运送伤员的官兵一起,将伤员护送到直升机上。

  4月17日15时许,军区司令员王国生抵达地震灾区,一下飞机就深入抗震救灾一线,到部队各个救灾点现场指挥救灾行动。

  竭尽全力决不放弃

  4月16日9时45分,青海省军区某独立步兵团2营官兵冒着断壁随时倒塌的危险,在结古镇扎西达通街道的一片废墟下,成功救出一名被废墟埋压49个小时的藏族妇女。

  这名幸运逃出死神魔掌的妇女名叫卡洁,今年30岁,在地震中大腿被压断。被营救出来后,经过军队医护人员1个多小时紧张抢救,卡洁脱离了生命危险。

  玉树民族师范学校房屋在这次地震中全部倒塌,尽管已过去了50多个小时,但记者在这里看到,兰州军区某工兵团官兵们仍在采用生命探测仪进行搜救。整体坍塌的宿舍楼堆积成小山一样的废墟,钢筋交错,瓦砾遍地,破烂的书本、衣物等散落其间。在某集团军参谋长许振华现场指挥下,官兵们小心翼翼地搬开瓦砾杂物,尔后用液压泵顶起横梁,再一件件抽出被压着的床架、木板、棉絮。一拨官兵累了,又一拨官兵马上接替上去。大家的脸上、身上沾满了灰尘,汗珠混合着脸上的泥土一滴滴滑落。一直在现场指挥营救工作的该团政委杨新民说:“生命至上,救人第一。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会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目前,虽然已过了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但兰州军区部队仍坚持“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继续进村入户搜救生命,全力以赴救人。截至目前,兰州军区抗震救灾部队共搜救出被埋人员150人,挖出遗体114具,救治伤员2253人,后送重伤员470人。

  营救行动在继续,人民子弟兵对灾区群众的爱,必将永远定格在美丽的三江源……

  相关专题:解放军武警公安玉树抗震救灾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