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守礁多少个月上报空情海情过万批,礁长是南沙守礁部队特殊称谓在全军独占鳌头www.4166.com

0 Comment


www.4166.com 1
资料图:我南沙守卫官兵

  1988年1月,我国应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要求,在永暑礁建设有人驻守的海洋观测站。22年来,在守礁官兵和海洋气象科技人员的艰苦努力下,共取得南沙海区水文气象观测数据100多万组,通过国家海洋局每月一次向联合国提供月平均潮位,参与国际间的资料交换,为过往南海的船只提供可靠的航海气象保障,为我国和世界各国人民和平利用海洋资源做出了重要贡献。“南沙邮政局”是共和国最南端的在编的邮政局。在办公楼的二楼进口,我发现了一块写有“中国·海南省南沙群岛邮政局”的制式标牌,邮政编码为:573101,它的下面有一个绿色的“南沙”邮箱。第65任“局长”、下士汪洋峣,正好在打开邮箱取信。22岁的汪晓峣2005年底入伍,2007年9月考入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大专班,2009年毕业后分配到南沙守备部队,今年1月1日赴南沙守礁,并担任第65任“南沙邮政局”局长。他激动地说:“三个月来,我共收发信件200多封。南沙虽然远离祖国,但我们的心与祖国人民很近,我的工作是将守礁官兵和祖国大陆紧密相连,所以,我感到责任重大而且很光荣!”

  本报记者 辛士红

  “唰!”华阳礁守备队上士李欢乐脱下海魂衫,满屋记者眼睛顿时瞪得溜圆。

  4月4日,“南海第一哨”

  南沙官兵的信念:脚下的礁盘对国家的价值有多大,我们人生的价值就有多大南沙官兵的今天:告别“信息孤岛”,连通海军蓝网工程,全面实现网络教育南沙官兵的实践:天天演练岛礁攻防作战预案,人人掌握六种以上的作战装备南沙官兵的企盼:海洋国土上早日出现钻井平台,桅樯如林,尽快为人民造福 

  只见小伙子身板像礁堡般高大厚实,古铜色的肌肉饱满隆起,有棱有角。面对记者的摄影机,他摆出各种健美姿势,一会儿是“霸王扛鼎”,一会儿是“苏秦背剑”,一会儿是“弯弓射雕”……嗬,胳膊上、后背上鼓起一块块疙瘩肉,像有一堆铁球在皮肤下乱滚!

  4月4日上午8时,补给舰准时驶抵华阳礁锚地,进行本次任务的第二次换班补给。华阳礁,是我人民海军驻守在南沙的最南端的哨所,被誉为“南海第一哨”。今天,将用补给舰上的小艇进行补给。一大早,补给舰的官兵们就开始紧张工作,将礁上需要物资装上小艇。我穿好桔红色的海军制式救生衣,将三台相机分别用塑料袋包好,防止海水打在镜头和机身上,因为小艇舷边很低,海水很容易打到相机上。我和《人民日报》政文部军事编辑室的朱思雄主任被安排在一个艇上。我们小心翼翼地攀着软梯下到上下起伏的小艇上,尽管今天海况很好,但小艇满载物资吃水很深,甲板又很滑,安全很重要。

  南沙群岛,像星星点点的翡翠镶嵌在南中国海的万顷碧波中。在离祖国大陆最远、离赤道最近的沧海孤礁上,守卫蓝色国门的是南海舰队南沙守备部队官兵。3月28日至4月11日,记者有幸搭乘海军某补给舰,随第89批换防官兵一起远赴南沙,先后抵达永暑、华阳、赤瓜、东门、南薰、渚碧等礁盘,去感知和体验南沙卫士的精神高地,去感悟和解读守礁官兵自觉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崇高追求。

  今天,记者来到南沙守备部队采访,部队领导说起了刚刚从南沙换防回来的李欢乐的故事。

  小艇离开母舰向华阳礁驶去,礁盘的水深只有1米多,海水清澈透明,宛如翡翠。突然,“咔嚓!”一声,小艇礁盘上搁浅,尽管操舵兵加大马力,小艇还是原地不动。南沙守备部队副参谋长贺宏彪、海军某保障基地参谋长周晓力等多人纷纷跳入水中推艇。经过大家十几分钟的努力,小艇得以继续前行。

  今朝立业南沙,千秋有功国家。他们深知脚下的礁盘连着国家主权和民族未来——

  去年5月,一位首长登上华阳礁视察,正好赶上李欢乐站哨,首长看他膀大腰圆,威风凛凛,不禁夸他“身体真棒”!

  当我们登上华阳礁时,守礁官兵已经持枪整齐列队。礁长,是南沙守礁部队的特殊称谓,在全军独一无二。今年31岁的礁长张卫已经是第七次守礁了,他19岁入伍后,当了一名海军陆战队员,第二年考入安徽蚌埠汽车管理学院,毕业后成为机关的车管干部。为了更好地锻炼自己,主动要求到南沙守备部队任职。他曾5次驻守永暑礁,两次驻守华阳礁并担任礁长,荣立个人三等功。

  南沙人的恋歌

  这一赞,李欢乐来了劲头,当着首长的面脱下上衣,还做了几个夸张的健美动作。首长顿时又惊又喜,不仅和他合影留念,还伸出拳头在李欢乐的胸肌上“咚咚”擂了两下,鼓励他当个南沙的“健美先生”。

  张卫介绍说,华阳礁的官兵分别来自河南、浙江、湖南、湖北、山东、四川等不同的省份,为了营造良好的守礁氛围和官兵关系,我们开展经常性的谈心活动。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在华阳礁的码头上,一个大写的“家”字非常醒目,代表了华阳礁官兵以礁为家,乐守天涯的心声。因此,每一批华阳礁官兵都想方设法把礁堡建好,美化礁堡,种花种菜,发豆芽、磨豆腐。把礁当家建,把守礁当事业干,这是南沙卫士的光荣传统。

  3月28日上午10时整,补给舰解开最后一根缆绳,离开南国之滨的十里军港。

  “从此以后,在礁上练健美成了时尚!”回忆到这儿,李欢乐嘿嘿憨笑,挠挠后脑勺,满脸幸福。

  接着,张卫礁长给我讲了一个刚刚发生的故事:昨天,前来换班的战士裴庆亮中士的妹妹从山东给连队打来电话,说他父亲发现患胃癌晚期需要手术,希望哥哥能回家照料。就在他上午7点接到后方打来电话5个小时后,裴庆亮就上礁了,需要守礁3个月才能下礁。20多年来,南沙卫士们为了守礁,有59名官兵亲人病故不能回家尽孝,170多名官兵家庭遭灾不能回家尽力,320多名官兵父母、小孩生病不能回家照顾。这就是“南沙精神”。

  在出征的行列里,有一位叫谭振文的上等兵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入伍前,他是清华大学大三的学生。他原本不在守备部队当兵,这次守礁是主动向机关写申请争来的。两天前,他如愿背着行囊成为南沙卫士的一员。由于晕船他额上冒着虚汗,说话却一点没露怯:“当兵两年能到南沙去守一次礁,比出一次国、拿一枚军功章更有意义,这必然是一段终生难忘的军旅记忆。”

  “南沙守礁人最知道体力对战斗力的重要性。李欢乐已经守了8次礁,累计时间长达两年,身体还这样好,真是不简单!”曾经守礁23年、创造守礁时间累计103个月纪录的永暑礁气象分队高级工程师李文波,给记者讲起一段往事:

  4月5日,感受“海上堡垒”——渚碧礁

  因为光荣所以选择了艰苦,因为神圣所以选择了付出。在南沙守备部队,无论干部战士,还是老兵新兵,都以“南沙人”引以为豪,都把守礁看成是“天大的事业”。

  “10多年前,我曾带过一个兵,参军时身体壮得像铁塔,刚上礁那阵儿生龙活虎,在礁盘上能倒立拿大顶走一圈儿。但因为当时保障条件差、施工强度大,守了几年礁,得了风湿病,最后一次下礁是被战友们搀下来的……”

  渚碧礁,是我海军驻守南沙最北边的一个礁堡,也是我人民海军驻守南沙的第二大礁堡,白色的建筑在蓝天碧水间显得格外壮观。

  副指导员朱步云,2006年军校毕业前夕,看了媒体的一组“记者南沙行”报道后,向大学递交申请要求到南沙工作。参谋王文军在湛江海洋大学读书时,被“守礁王”龚允冲的事迹报告深深打动,毅然携笔从戎。士官李彬是一名导弹操作手,最大的梦想是找到冲锋陷阵的感觉。调到守备部队后他感叹,在南沙当兵真够味!

  李文波说的,是南沙守礁人的奉献和牺牲。在南沙守备部队军史馆里,记者看到一幅幅数十年前官兵们顶着烈日和风浪扛水泥、建礁堡的照片,官兵们个个眼神里充满坚毅和倔强,但很难找到像李欢乐这样的“健美先生”的身影。那时候,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艰苦的生活保障和繁重的建设任务,守礁官兵长期身体透支、拿命在拼……

  当我们登上礁堡时,全体守礁官兵已经披挂整齐列队欢迎。礁长甘文斌热情地给我们介绍着渚碧礁近年来发生的变化。甘礁长是河南信阳人,快人快语,他1997年12月入伍,今年33岁,毕业于海军潜艇学院潜水指挥专业,大专学历。2008年12月从海军陆战旅主动申请来到南沙守备部队。这是他第二次来南沙守礁。我问到他当礁长的体会时,他简短地总结了三条:一是责任重大;二是完成守礁任务很光荣;三是越来越多的国人关心南沙,感到很欣慰。

  南沙恋,南沙情,南沙的故事怎能说得完、道得清!不少战士退伍前唯一的要求是再到南沙守次礁,不少干部转业后还要带着同事或家人回到老单位接受一次“再教育”,不少官兵因工作需要调离守备部队时热泪长流:“我舍不得南沙啊……”

  相比之下,李欢乐赶上了好时代:如今的南沙,已经建成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永久礁堡,各种设施逐渐齐全,守礁官兵的训练、生活、战备条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我直接爬上礁堡的最高处,见一名战士正在值勤,警惕地注视着海面。湛蓝的天空中猎猎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国旗下威武的战士手握着钢枪,构成了一幅南沙卫士守天涯的壮美画卷。

  在永暑礁,有这样一对兄弟兵:哥哥叫朱高见,守了整整20次礁,弟弟叫朱迪生,守了9次礁。虽说两个人多年来在一个连队,由于上礁的批次不一样,真正相处的机会并不多。这次两个人一起守礁,别提心里有多高兴。在南沙,除了亲兄弟,还有表兄弟、堂兄弟、叔侄等并肩守礁的。从情理上说,一个人奉献南沙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亲人也来守礁呢?恐怕只能用对南沙的那份特殊感情来解释。

  然而,南沙毕竟是南沙。高温、高湿、高盐的自然条件没有变化,远离后方医院和生活保障基地的现实无法改变,要想把礁盘守住,必须有个好身板儿。什么才算好身板儿?数据为证:身高1.8米的李欢乐,上礁时体重75公斤,守了两年礁体重练到85公斤,是个实打实的“肌肉男”。

  这名战士名叫张广凯,上士军衔。他今年31岁,2000年12月入伍,来自河南新乡,2002年9月考入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导弹维护专业。2004年7月毕业后分配的南沙守备部队,6年来共守礁11次,曾驻守过东门礁、赤瓜礁、永暑礁和渚碧礁。这时,礁堡上空掠过一群信鸽,张广凯告诉我,它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比利时、荷兰等欧洲国家的信鸽,还有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有不少鸽子脚上带有赛鸽的脚环。这几十只鸽子已经在渚碧礁筑巢安家,有些鸽子正在礁上的巢里孵化幼鸽。礁上官兵和这些信鸽友好相处,给它们喂水喂食,还专门安装了鸽子窝供它们在礁上生存,繁衍后代。这些信鸽不但给渚碧礁带来了生机,还给守礁官兵带来了欢乐。

  在南沙人的心中,没有什么比祖国更神圣、比守礁更重要的了。

  李欢乐是怎么练的呢?“就用它!”李欢乐伸出两个拳头给记者看,只见拳头上全是厚厚的硬茧。原来,李欢乐在礁上练健美是用拳头杵地做俯卧撑,加上仰卧起坐和单杠训练。目前他保持的个人纪录是:两分钟内做拳头俯卧撑170个,两小时内做仰卧起坐3000多个!

  4月7日,再访东门礁

  3月31日清晨,我们乘着拖船抵近永暑礁时,只见红色的国旗猎猎飘扬,红色的大字“祖国万岁”直扑眼帘,红色的心形雕塑矗立在永暑礁主权碑顶,上面画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寓意“祖国在我心中”。

  “在南沙练肌肉,是一场特殊的战斗!”李欢乐告诉记者,刚上礁时,他也是水土不服,整天感觉礁盘在“飘”,也曾吃不香,睡不着。后来,李欢乐不仅自己练健美,还在礁上成立了水兵健美队,自任队长,领着大伙儿一起“吭哧吭哧”加油练,礁上官兵的身体素质明显增强。这些年,南沙守备部队也重视加强官兵体能训练,给前方礁盘配备了健身器械,后方基地也建起了功能齐全的体能训练场。

  4月7日,我登上了阔别10年的东门礁。东门礁,南沙美丽玉盘中一颗璀璨的珍珠,地处南沙群岛九章群礁东北部,因礁盘中央泻湖东端有一出口而得名。从远处望去,东门礁犹如一艘航母战舰,威武地矗立在礁盘上。当小艇逐渐驶近东门礁时,礁堡上那“中国东门”四个醒目的大字最先映入眼帘。

  凡是到过南沙的同志,深知忠诚于党、报效国家、献身使命等字眼,在南沙有着具体而清晰的内容。华阳礁,距离祖国大陆1500多公里,是人民海军在南沙驻守的一个最南端的礁盘,被誉为“南海第一哨”。指导员曹雄告诉记者,2009年春节联欢晚会中有个反映潜艇兵的节目《水下除夕夜》,也许是感同身受吧,官兵们在收看时欢声笑语不见了,老兵埋下了头,新兵垂下了泪。临了,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祖国万岁”,大家不约而同站了起来,一遍一遍地振臂高呼“祖国万岁”。

  李欢乐的肌肉象征着战士的美,代表了守礁官兵不苦熬要苦干的精神境界和军人品格,也给自己带来了幸福的婚姻。说起这段奇缘,李欢乐说得比记者写得好,干脆照录如下:

  今日的东门礁与10年前大不相同,令我赞叹不已。当年建礁初期,南沙还是一片不毛之地的“海上戈壁”,环境艰苦,物质匮乏,生活单调寂寞。我眼前的东门礁已经焕然一新,礁堡两侧圆形的“海上花园”格外引人注目,上面有各式各样的珊瑚标本,是官兵进行热爱海洋教育的场所。随着南沙礁堡的更新换代,守礁官兵的生活条件已经今非昔比,卫星电视已能够接收到30多个频道的节目,开通了直播电话,海军“蓝网工程”能使守礁官兵在网上浏览最新的新闻信息,极大地丰富了官兵们的守礁生活。

  今朝立业南沙,千秋有功国家。官兵们说,脚下的礁盘对于国家的价值有多大,我们的人生价值就有多大。

  “我妹妹想把她一个女同学介绍给我,就整天跟人家说我在南沙练体能的事儿。那次我回家休假,妹妹就把同学带来看我,还非让我脱了上衣给人家看。”

  宽阔的直升机平台上,矗立着新式篮球架,几名战士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篮球,你争我抢,好不热闹。我急忙登上礁堡的最高处,用广角镜头俯拍下这一场境:篮球场被翠绿的礁盘环抱,南沙卫士们在球场上生龙活虎,远处是海天一色的大海,前景是手握钢枪的士兵,好一幅南沙特有的壮美景观!

  南沙守备部队主任刘堂是一位“老南沙”,在礁上度过了6个春节。这次他因为要到永暑礁担任指挥员早早与记者辞别了。他反复向记者强调:“在陆地资源日趋衰竭的今天,南沙将有望成为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食品基地、能源基地和战略通道。别的不说,南沙仅石油储量就有200多亿吨,相当于大庆油田储量的8倍。守住南沙的每一寸礁盘,不仅是在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尊严,更是在坚守中华民族的千秋基业和未来发展的空间。”

  “开始我挺不好意思,哪有相亲头一次见面就脱衣服的?后来一想,男子汉当兵打仗都不怕,这个有啥怕的?看看就看看呗!结果一看,人家就同意跟我处了。后来,妹妹的同学就成了我媳妇了……”

  下礁前,我向礁长陈福文提出想收藏一面礁上用过的国旗,作为自己永久的纪念。陈礁长在仓库里还真找出了一面在东门礁升过的五星红旗,我手捧着这面在南沙东门礁飘扬过的五星红旗,心情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尽管它的颜色有些发旧,四周已被海风吹起了毛边,但它依然庄严神圣,在我心中重千斤,我要把它带回北京,好好珍藏在身边,看见了它,就等于看到了南沙。

  上礁就是上战场,守礁就是守阵地。他们要把礁盘建成一艘坚不可摧的钢铁战舰——

  “身体好,精神就好,守礁就更自信!”李欢乐对记者说,他能坚持在礁盘上练健美,得益于守礁的老前辈们把最大的苦都吃完了。“我不过是证明了一个道理:肌肉在南沙是可以长出来的,好身板在南沙是可以练出来的!”

  4月8日,赤瓜礁

  南沙人的豪情

  记者不禁感慨,李欢乐说的是自己的肌肉,也是南沙的肌肉、中国海军的肌肉!

  对东门礁补给结束后,“镜泊湖”舰向西南方向的赤瓜礁驶去,3个小时后就到达了赤瓜礁锚地。赤瓜礁,位于九章群礁的西南角,10至4月份风浪较大,最大八、九级,东北风季风较多,长达半年。赤瓜礁,是22年前南沙海战的发生地,被南沙卫士们称为“英雄礁”。

  “人在礁在国旗在,誓与礁堡共存亡!”这是出征仪式上,守礁官兵面对国旗的铮铮誓言。

  4月8日上午,海面上刮起了东北风,涌浪两米。在赤瓜礁,我采访了“英雄礁”的礁长陈如意,他是广东湛江人,今年29岁,2004年毕业于南昌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一毕业就分配到南沙设备部队,曾驻守过东门、赤瓜礁、南熏礁,累计时间达27个月,曾担任礁长9次,已经是年轻的“老南沙”了。他有着运动员一样的身材,浑身都是健壮的肌肉,他凭借着在军校学到的军事指挥本领,曾带领连队参加部队组织的军事比武,获得团体第一名,荣立个人三等功。

  “上礁上战场,当兵卫国防;守礁守阵地,热血洒海疆”。这是华阳礁气势磅礴的礁联。

  陈如意自豪地说,赤瓜礁的官兵们个个都是文武双全的标兵,在军事训练、体能训练上个个都是小老虎,他们军事战术训练反应快,抢占阵地战位,跃进动作迅速。礁上官兵还进行一专多能训练,报务兵除了自己的专业之外,还要学雷达、学射击、学发电等,能够做到以一当十。

  置身南沙,记者深刻感受到了我国海洋国土、海洋权益所面临的严重威胁和挑战。守备部队副政委方冬宏告诉记者,自古南沙属中华,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不可争辩的主权。但令人痛心的事实是南沙的海域被分割,岛礁被占领,资源被掠夺。

  今天下午,补给舰还为在南沙值班的“肇庆”号导弹护卫舰进行了油水补给。当护卫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时,大家从内心里感到非常激动。“肇庆”舰担负着南沙值班巡逻任务,守卫着祖国在南沙蓝色国土,被守礁官兵誉为“南沙巡逻兵”、“南沙守护神”。赤瓜礁的守礁官兵曾这样风趣地说到:“有护卫舰在礁堡附近锚泊,我们睡觉就可以打呼噜了。”

  在南沙,我军与外军驻守的礁盘犬牙交错,有的礁盘相距仅有几海里。通过望远镜,记者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的礁堡、工事和炮口。

  17时许,“肇庆”舰徐徐靠泊在“镜泊湖”号补给舰左舷,两舰官兵开始了紧张的油水补给。我随指挥员等6人登上“肇庆”舰,与舰领导进行了交流。大家为能在南沙见面而感到高兴,也为能来到南沙执行任务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因此,有好多话要说,有好多信息需要交流。

  “连睡觉时也睁着一只眼睛”,不少守礁官兵这样形容枕戈待旦、箭在弦上的状态。他们告诉记者,除了安排正常值班外,许多官兵每晚睡觉前都要喝下一大杯水,目的是让自己多起夜来加强警戒。

  4月10日,南薰礁巧遇“南沙机电王”

  西太平洋上不太平,南沙群岛海域多有“不速之客”。渚碧礁指导员缪照明介绍,他守礁几个月,就上报空情、海情1万多批。

  4月10日,补给舰将要对南薰礁进行补给,这是南沙换班补给的最后一站。今天海况和天气非常好,海面平静,天空湛蓝。补给舰锚泊点距礁盘很近,南薰礁近在咫尺。礁盘的深浅不一,使礁盘上的海水形成多彩的颜色,白色的礁堡犹如坐落在翡翠般的玉盘上,景色蔚为壮观。

  这些海情、空情并非每次都是虚惊,有时对方的侦察渔船就在我礁盘外海域绕圈圈,有时对方的飞机挑衅似地贴着我礁堡一掠而过。

  我们跟随补给小艇离开母舰向礁堡驶去,不到10分种就靠上了礁堡前的小码头。南薰礁官兵列队迎接。

  高射机枪手、四期士官陈文涛介绍,一次他发现某国小型侦察机向永暑礁飞来,立即报告指挥员。瞬间,战斗警报响起,官兵飞速进入战位,各种防空武器同时瞄准目标,3颗红色信号弹升空发出严正警告,迫使这架侦察机在仓皇转弯逃离。

  礁长文先波是湖南永州人,石家庄陆军学院步兵侦察指挥专业2002届毕业生。今年33岁,忠厚、干练,已经7次来南沙守礁。因工作成绩突出,2007、2008年连续两年荣立个人三等功。

  南沙官兵清楚,报效国家不能光有一腔热血,只有练就克敌制胜的过硬本领,才能把一座座礁堡锻造成坚不可摧的钢铁战舰。

  文礁长介绍说,由于礁堡位置距深海太近,自然条件恶劣,一年中有四、五个月受到海浪冲击,尤其是刮东北风的时候,风浪都能打到礁堡上。2008年11月,遇到了一次12级台风,前后持续了10天左右,礁堡二楼都进水了,换岗的士兵要死命抓住栏杆才能爬到楼顶,不少人一出门就被强风吹倒。尽管自然条件如此恶劣,但南薰礁官兵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深知使命重于泰山。官兵们严格按照训练大纲,进行有针对性的战术、专业、实弹射击、拳术、器械和体能训练。2009年,南薰礁官兵参加部队组织的军事比武,在15个比赛项目中夺取了5个第一。在南薰礁机电设备室,我遇见了一位老南沙、老朋友,他就是被守礁官兵誉为“南沙机电王”的唐伟平,只见他正在满身大汗地维修一台海水淡化器。15年前,我们曾一起到过南沙,从那时起,我们就结下了深厚的战友之情。

  在建礁、守礁之初,由于缺乏基本的生存条件,最现实的要求是生活工作兼顾,生存大于一切。他们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半天生产,半天训练”。随着岛礁工作条件和生活环境的显著改善,他们大胆解放思想,真正把战备训练摆在了中心位置,探索出了“每周工作计划统一,每天工作时段统一,每次检查评比统一”的守礁工作新模式。带来的变化是,训练管理日趋正规,部队战斗力水平明显提高。

  唐伟平1984年入伍,今年46岁,从1992年开始,他就承担起南沙礁堡发电机、空调等机电装备的安装和维修任务。近20年来,他先后90次下南沙,平均每年要在南沙工作两个多月,累计已达1800多天,是整个海军中赴南沙值班值勤次数最多的人。2000年,他从志愿兵转为部队职工,仍然继续为南沙机电设备进行维护保障。他动情地对我说,南沙就是我的家,我已经离不开它了。

  4月2日,记者登上赤瓜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英雄礁”三个红色大字。当年,我海军官兵曾在这片海域创造过英雄的业绩。如今,争当英雄、有我无敌的热血,依然流淌在守礁官兵的体内。记者发现下礁官兵的迷彩服多有破损,有的贴着胶布,有的缝着歪歪扭扭的针脚。指导员陈进元解释,由于训练强度大,每次守礁至少要带两套迷彩服,身上的这套还是比较像样的。

  从建礁初期“高脚屋”上简易发电机,到现代化礁堡上高技术含量的发电机组,从空调、彩电到海水淡化器、冷冻储藏室,唐伟平修理的设备不计其数,仅有记录的就达3600多台次。不管哪个礁盘机器出现故障,只要唐伟平赶到,就会“手到病除”。唐伟平对礁上所有机电设备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不管是哪个礁上的机电设备出现问题,只要打个电话,他就能遥控指挥,就像医生远程会诊,指导礁上战士将设备故障排除。

  复杂的形势让他们不敢稍有懈怠,严峻的挑战让他们苦练精兵。守备部队针对高技术条件下岛礁攻防作战特点,制定了反空袭、反小股偷袭、抗登陆等十几种作战预案,反复进行演练。他们还开展海上擒拿格斗、一专多能、一兵多用等练兵活动,一级以上士官能操作使用六种以上装备,个个都是两栖精兵。

  唐伟平见到我也显得很高兴,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对15年前我们一起上南沙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这些年的发电设备质量逐渐好了起来,故障率明显降低。他这次来主要是为几个礁盘安装新式发电机和海水淡化器,还要为一些机电设备排除故障。

  远离欢乐不言愁,豪饮孤独当美酒。他们提出“享受艰苦、快乐守礁”的新理念——

  每次来南沙,不管风浪有多大,唐伟平都要登上所有礁堡,而且都是随第一个艇次最先上礁,紧张工作几个小时后,再随最后一个艇次下礁。期间多次遇到险情,去年9月份上礁时,风浪达到8级,浪高3-4米,修理完设备后乘小艇上拖船时,大风大浪使小艇在拖船旁上下颠簸与拖船发生剧烈碰撞,人员无法在小艇上站稳,小艇的舷边都被撞裂了。每年的9至12月份,南沙风浪较大,又刮风又下雨。台风往往发生在6至11月间,大多在菲律宾海面形成后,南沙的海况就随之变坏。

  南沙人的精彩

  这些年来,唐伟平对南沙的气象海况有过多次深刻体验。唐伟平曾是一名水兵,在南海舰队的一艘护卫舰上当电工兵。1989年下半年,他随舰在南沙值班巡逻时遇到台风,风力超过13级。军舰在台风中穿行一天一夜,甲板上的海水达一米多深,海水从通风筒里漏到机舱,许多继电器因短路跳闸。为保障战舰主机正常运转,唐伟平顾不上晕船,冒着危险爬到舰艏位置的电工器材仓库取备用电缆,重新连接线路,保证了主机的运转,为此,舰上给他荣立了个人三等功。20多年来,他曾四次荣立三等功,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和才华奉献给了南沙。

  先讲两个发生在南沙的“旧闻”:其一,守礁之初,官兵为了排解寂寞,将一条健壮的军犬带上礁盘。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寂寞带来的痛苦连狗都不能幸免。每天它都要对着大海发出凄惨的嚎叫,最后竟变成了一条疯狗。

  南沙并不遥远

  其二,龚允冲第一次上礁时,没有报纸,没有广播,没有电视,没有绿色,所带的书也全叫海浪给卷跑了。为打发这难挨的寂寞,他背起了药瓶上的说明词。半年后,一个地方慰问团来到了南沙与官兵联欢,文艺细胞不多的他亮开嗓门,将一张胃得灵的药品说明书,从最后一个字倒背到第一个字,这一“绝技”感动得两个女演员泣不成声。

  4月9日,“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圆满完成第93期南沙换班补给任务,于下午18时起锚返航,航向正北。

  只要心灵不曾干涸,再荒凉的土地,也会变成生机勃勃的绿洲。南沙官兵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享受艰苦、快乐守礁!”荒礁孤堡在南沙人的眼中变得天地无垠、多姿多彩。昔日的“海上戈壁滩”,今天成为官兵扎根天涯的温馨家园,感受美丽的海上花园,学习成才的开放校园。

  4月11日,补给舰顺利完成航渡在锚地抛锚。这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指挥员下令全舰晚餐加餐,一是为圆满完成第93次换班补给任务;二是为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度过自己难忘的生日。

  “礁堡文化”是南沙官兵的一个创造:以“礁容、礁花、礁园、礁联、礁歌、礁书”等为主要内容,人人参与其中,不但美化和充实了官兵生活,而且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官兵的思想品位和人生境界。

  4月12日上午10时,“镜泊湖”舰搭载着第92期南沙守礁官兵,回到了湛江某军港。码头欢迎仪式隆重而热烈,有不少“礁嫂”抱着刚满周岁的孩子在码头迎接从南沙归来的亲人。在历时13天的南沙采访中,有了许多新的体验和感悟,使我的心灵再一次得到洗礼和升华。我逐个登上有我人民海军官兵驻守的礁堡,用相机真实记录了南沙卫士乐守天涯的动人事迹和感人场景,数万张数码照片,记录下了南中国海的壮美和南沙卫士的风采,在随身携带的移动硬盘上装满了100多G的照片。这次南沙之行,成为我生命中最值得珍藏的一段经历,将在我的军事记者生涯中,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永暑礁的“三防”菜园大约是全国最有特色的菜园。泥土是官兵们从全国近30个省市带来的家乡土,48块菜畦的一头,插着小小的白色标牌,写着全国主要的省份和与守备部队开展共建的单位。记者在菜地里看到,地瓜秧爬满地,空心菜列着队,小白菜披着头,竹竿搭起的架子上黄瓜带刺,豆角低垂。里面还播放着舒缓的轻音乐,廊柱上悬挂着官兵自己创作的楹联。

  南沙虽然远离大陆,但它离我们并不遥远,因为,浓浓的“南沙情结”使我的心和南沙卫士的心紧紧相连,不能割舍。南沙,将永远在我的心中。

  说到楹联,最有名的算是菜园入口处的那副绝对。上联:无土运土无菜种菜无中生有。横批一个字:园。1996年,此联在本报刊登征联启事后,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响应,可惜难度太大,至今还没有真正对仗工整的下联。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