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大家称中国和U.S.A.均能保证千亿军费,中国和花旗国两极化趋势与国际种类商量的思维

0 Comment


www.4166.com 1
资料图:中国航母试验平台。

自一战以来,国际格局的一种形态所持续时间大约为40年左右,如一战后的多极格局持续了30多年,冷战的两极格局持续了40多年。然而,二战后的雅尔塔体系持续到现在已经有70多年了,这意味着,国际格局的变化不必然导致国际体系性质或类型的改变,这反映了局部和总体之间的关系。以此为理论分析框架,笔者分析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对国际体系是可能有影响的。

进入专题: 两极态势
  中东格局
  中国中东战略
 

  作者:阎学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意识形态竞争与中美两极化趋势

刘胜湘   胡小芬  

  国际格局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出现新的变化趋势,并对国际规范、国际组织、国际思潮都产生了影响。2012年这种趋势会更加强劲。

中美战略竞争的本质是权力之争还是意识形态之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不同性质的竞争将对国际体系造成不同的影响。一般来说,权力之争基本上不改变国际体系的性质,而如果意识形态之争以新意识形态主导为结果,则有改变国际体系性质的可能。

www.4166.com 2

  单极格局明显弱化

中美综合国力差距缩小是中美权力之争的根本原因,但中美意识形态之争则源于两国执政者的个人思想观念。例如,20世纪50—60年代,中美领导人都专注于意识形态,双方意识形态之争极其严重。整个80年代,双方意识形态之争由弱转强。上世纪90年代初,双方意识形态之争重新剧烈起来。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回应中国弱化意识形态冲突的政策,对华进行了国事访问,双方的意识形态之争重新弱化。2018年中美意识形态之争的危险再现。2018年6月美国防长马蒂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分别在演讲中明确提出中美之间的竞争是模式之争,即“西方模式”和“中国模式”之争。在七月份的世贸组织理事会上,美国代表指责中国的经济模式。

  
目前,国际战略安全局势呈现出新特点,国际格局处于快速分化重组过程中,国际秩序正在重建。中国正步入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在国际社会中扮演着日趋重要的角色。随着中国的持续崛起,中国需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世界事务,提前投棋布子。中东地区作为世界三大战略地区之一,是中国主要的能源来源地,也是中国实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衔接地区,牵涉中国广泛的国家利益。“随着实实在在的商业利益越来越多,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身份认知在中东正在逐步形成”。因此,中国需要在中东进行战略谋划和布局,以维护并拓展国家利益,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和条件。为此,中国要善用当前国际局势,选择合适的中东战略。笔者拟从国际格局变化的趋势入手,分析中美和亚欧等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心态,探讨中国中东外交面临的战略难题,并就此提出相应的建议。

  冷战后美国一超独大的单极格局明显弱化,大国综合实力结构正向两极化发展。中美综合实力差距缩小,同时两国与其他大国的实力差距在扩大。2011年中国GDP预计为美国的45%。今后十年,如果中国经济保持年均增长8.5%,而美国经济增长达不到3.8%,就意味着双方绝对经济规模差距要缩小。而今后10年,美中与其他大国的经济规模差距都将是拉大趋势。目前和今后5年只有美国和中国的国防开支能维持在千亿美元水平之上,其他大国都难以达到千亿水平。因此从物质实力角度分析,目前一超多强的实力格局开始向“两超多强”演变,多极化的潜在可能性越来越小。

中美意识形态之争的危险将加剧还是弱化,现在还不能判断。根据以往中美意识形态之争的历史经验,20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两次中美意识形态之争弱化都是中国主动采取避免意识形态之争的政策后,美国才继而调整对华政策的。目前的情况是,美国政府在强化意识形态之争,而中国并不明确是否要采取避免意识形态之争的政策。如果中美意识形态之争加剧,两极化的速度则有加快之势,因为中美意识形态竞争越激烈,就会迫使其他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

一、国际格局两极态势与中东格局新趋势

  战略关系方面,美国的单极格局有所加强。奥巴马纠正了小布什时期的单边主义政策,使得美国在巩固传统盟友战略关系和拓展新盟友方面取得了新成果。以美国为轴心的日法德印战略友好关系得到提升。美国的巧实力外交战略和中国的不结盟政策有好想法就说。列出大致的数据来,可操作。,使得中国和俄罗斯缺少足够的战略盟友以改变美国主导的单极政治战略格局。目前,唯一能改变这种政治战略格局的力量是中国,也就是如果中俄建立正式同盟关系,则可为一极向两极的转变提供机会,否则两极和多极的可能都难出现。

中国能否避免意识形态之争,这对于国际格局两极化的进程将有重大影响。在核武器的约束下,中美不会爆发直接战争,如果中美意识形态分歧被搁置,两国战略竞争则会集中于物质权力的争夺上,经济制裁和军备竞赛将会成为主要方式。而如果意识形态之争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核心,双方则有可能采取美苏当年代理人战争的方式进行较量,因为意识形态之争与政权生存紧密相关。经济制裁和军备竞赛两种策略与代理人战争不同,不同战略意味着国际格局从单极向两极转化的暴力程度不同。物质利益的权力争夺有调和的可能,因为在不危害生命的前提下,人是有可能接受部分物质利益损失的;然而人在精神上却很难接受自己的信仰是错的。人的这种本性使得意识形态之争促使政府采取暴力手段维护其信仰。

  

  干涉内政规范化

两极化对国际体系影响的思考

  
进入21世纪,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国际局势激烈动荡,大国间利益结构出现重大变化。随着中国日益崛起为国际舞台上的主要角色,中美战略关系正成为塑造国际格局的核心动力,未来国际格局将呈现中美两极态势。从历史上看,两极的出现是世界历史循环发展的逻辑所致。国际格局的历史演变表明了两极结构的周期性循环。威斯特伐利亚战争是以神圣罗马帝国为首的宗教力量和以法国为首的民族国家力量之间的较量,拿破仑战争是法国和反法同盟两大力量中心之间的角逐,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协约国”和“同盟国”之间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以“三国同盟”和“三国轴心”间的冲突为主,冷战期间又出现“西方阵营”和“东方阵营”的对抗。由此可见,未来世界的两极化依然是国际格局的变化趋势之一,历史上的两极周期性循环可能再次上演。在美国霸权相对衰落的过程中,中国是最有可能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单极化是暂时的,也是不稳定的。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两极格局可能重现。

  发展中国家开始制定和实践干涉内政的规范。今年12月拉美加勒比33国通过了《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执行章程》,其中包括“保卫民主和宪法秩序”的条款,做出了成员国要干预军事政变国家的规定。今年3月,拥有22个会员国的阿拉伯联盟要求西方大国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以支持反政府力量。今年11月,针对叙利亚政府暴力镇压国内反对派的政策,阿盟开除了叙利亚,12月开始对叙利亚进行经济制裁。中国同意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利比亚的决议,并对阿盟开除叙利亚表示理解。

由于中美两极化呈现愈发强烈的趋势,因此其对国际体系的影响成为研究国际体系变化的主要依据。从研究共性角度来看,主要是研究从单极格局向两极格局转变将对国际体系产生什么影响。从研究特殊性角度来说,则是研究中美两极化对于当前国际体系产生何种影响。

  
从实力对比上看,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的相对实力呈总体下降趋势,中国的相对实力呈总体上升趋势。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中国已经或者即将成为自冷战结束以来国际体系的第二个超级大国”,“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是最有可能威胁乃至取代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美国的单极体系正在走向终结,中美两极趋势日益明显。“中美两极化”并不否认中国与美国的实力差距,两国彼此之间实力的不均衡并不是两极出现的障碍。例如,冷战时期的美、苏两国,苏联在综合国力上与美国有很大差距,但不可否认其超级大国地位。20世纪50年代中期,苏联的实力还未及美国的一半,但此时世界已进入美苏两极格局。与此同时,两极与霸权并不必然冲突,两极体系同样可以存在霸权。如果不久的将来的确形成了中美两极,也并不意味着美国霸权地位的丧失。美国继续保持其霸权地位并不妨碍中国或者其他任何一个大国崛起为新的一极,成为“极”的门槛低于成为霸权的门槛。

  干涉内政和不干涉内政的国际规范有共存的趋势。许多人以为世界上只有不干涉内政的国际规范,没有干涉内政的国际规范。其实不然,干涉内政的国际规范古来有之,而且长期是主导的国际规范。在2600多年前,春秋时期的葵丘之盟,就制定了干涉内政的条约,规定缔约国不可更换嫡子,不可以妾为妻,不得允妇人参政。不干涉内政的国际规范始于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联合国成立后逐渐演化成为主导性国际规范。两极化的趋势,意味着单个霸权国的世界主导作用下降,这给地区组织留出干预地区事务的权力空间,因此发展中地区大国和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地区组织开始填补权力真空,这使干涉内政的规范出现新的发展势头。今后较长时期内可能形成干涉内政和不干涉内政两种规范并行的国际体系。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自决两种对立的国际规范就一直并存,成为民族国家的国际实践原则。

国际格局从单极向两极转变的共性研究,有以下几点值得关注:

  
从战略关系角度来看,自二战结束后,美国便在欧亚构建广泛的同盟体系,包括北约、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美澳同盟等。美国为其盟友提供安全保障,与其盟国形成了军事网络体系。“相比之下,中国由于采取不结盟政策,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盟友,”中朝同盟关系早已名存实亡。但中国已经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并具有不同层次的战略伙伴关系网络,这种战略伙伴关系没有条约义务约束,谋求加强彼此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与合作,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会进一步加强这一关系网络。目前,世界正在形成一种新型的两极关系,即以美国为中心的紧密的同盟关系体系和以中国为中心的松散的战略伙伴关系体系,以美国为中心的海洋国家和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国家间隐现微妙的对抗。

  国际组织空谈化

www.9159.com,其一,从单极格局向两级格局转变的基本规律和特点。从理论上,国际格局的转变可分为六类,即单极向两极、单级向多极、两极向多极、两极向一极、多极向两极、多极向一极的转变。虽然这六种格局转变有共性,但也有各自的特点。自一战结束以来,国际格局只经历了二战后多极向两极的转变和冷战后两极向单极的转变,缺乏从单极向两极转变的经验。因此,研究单极向两极转化的规律和特点,则是一个有意义的普世性课题。

  
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相对于历史上原有两极关系而言的。原有两极关系的主要特点是“结盟、冲突、对抗、零和博弈”。无论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维也纳体系,还是凡尔赛—华盛顿体系、雅尔塔体系,都没有逃脱这一历史宿命。中美新型两极关系由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衍生而来,因此包含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特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但又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中美双边关系的一种形式,只涉及中美两国;而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全球性的战略关系结构,不仅仅涉及中美。中美新型两极关系是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是经过国际关系力量的重组、演化和发展而来,是合作与竞争并存的关系。其主要特点是结伴不结盟、竞争不对抗、不搞军备竞赛、不谋求势力范围。

  国际组织管理世界事务的能力下降。国际组织是仅次于国家的第二重要行为体。二战结束后的国际组织,基本上都遵行了领导成员终身制的原则,即无论国家实力对比发生什么变化,国际组织的领导成员不改变。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成员不变,世界银行总裁只由美国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只由欧洲人担任。在大国实力结构发生变化的条件下,领导者终身制造成国际组织领导国的责权不平衡。领导国没有能力提供领导,有能力的国家不承担领导责任,从而使国际组织无力为维护国际秩序和促进国际合作提供领导力量。冷战时期,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使用否决权的频率高于冷战之后。从一极格局向两极格局转变的过程,可能会伴随否决权使用频率的上升。

其二,单极向两极转变对国际秩序的影响。无序性是国际体系的基本特质,在不同的格局变化过程中,秩序的稳定程度不尽相同。国际格局的转变意味国际权力的再分配,这也意味着转变过程的国际秩序是不稳定的,也就是说,在国际格局转化的过程中,无序性对国家行为的影响将大于在国际格局定型的时期。虽然,学界普遍认为国际格局转变肯定弱化国际秩序的稳定,但对于单极向两极转变对国际秩序的规律性影响还缺乏足够的研究。国际格局转变意味着将形成新的国际秩序,但单极向两极转变导致的新秩序特点还不明确。

  
一是结伴不结盟。原有两极体系都是一方的结盟体系针对另一方的结盟体系,而中美新型两极关系的核心是双方不是一种结盟式的对抗关系。尽管美国在全球各地建立了不同的多边和双边结盟关系,但中国对外明确宣布要做到真正的不结盟,中国只结伴,不仅与俄罗斯、欧盟等结伴,也愿与美国结伴。

  由于国际组织在各种危机中只能空谈,起不到成员国预期的作用,建立新机构解决危机的策略就流行起来。例如,当G8解决不了全球经济问题时,就成立了G20。面对开展东亚地区经济合作的困难,先后建立了APEC、10+1、10+3、10+8。伴随国际机构扩散的现象是国际峰会数量增加,会议达成的宣言越来越长。其原因是国际机制缺乏治理效力,于是出现以量充质的现象。这种以量充质的结果是,每次重复达成促进合作的共识,但没有后续落实共识和推进合作的行动。国际机构日益向表达不同见解而非解决实际问题的方向发展。

其三,单极向两极格局转变对国际体系其他构成要素的影响。国际体系由行为体、国际规范和国际格局三要素构成。国际格局变化在什么条件下会影响行为体性质改变是个未知的领域;国际格局转变在什么条件下对于国际规范类型变化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在单极向两极转化中的规律是什么尚不清楚。这些都是值得研究的议题。

www.4166.com,  
二是竞争不对抗。原有两极体系是一种军事对抗和政治对抗。从一战到二战,再到冷战,不是“热战”就是“冷战”,都是对抗式的两极体系。中美新型两极关系会超越这种“战式”对抗关系,将走出一条新的两极关系道路,即竞争不对抗之路。

  公平正义社会思潮化

[page title= subtitle=]

  
三是不搞军备竞赛。原有的两极体系从一开始出现就进行着日益升级的、不可逆转的军备竞赛,双方对抗关系不断恶化,直至两极体系解体。中美新型两极关系将不搞针对对方的军备竞赛,中国没有针对美国的军事力量优势来与其进行军备竞赛。中美之间将建立一种“增进互信、防范风险、管控危机”的新型军事关系。四是不谋求势力范围。原有两极体系实际上是争夺世界市场、谋求势力范围的斗争,如冷战时期美苏不仅把拉美、东欧视为自己的后院,而且在全球各地谋求各自的势力范围,造成世界分裂。中美新型两极关系将摆脱这一历史怪圈。从2012年2月开始,习近平主席就反复强调,“宽广的太平洋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中国不排斥美国。2017年4月,蒂勒森访华时明确表示,“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美国也不排斥中国。只要中美两国彼此相互尊重,以合作共赢为目的,世界将构建一种中美新型两极关系。

  公平原则与自由原则竞争。冷战结束后,自由主义成为主流的国际政治思潮。然而,近来自由主义的主导地位开始受到公平主义思想的挑战。美欧因失去贸易优势,开始提倡公平贸易的合理性,而避谈自由贸易的优越性。面临全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压力,新兴经济体国家提出共同但有区别的减排责任,这是一种公平的减排原则,国家要依据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承担不同的负责。发展中国家集体更是从历史责任角度提出公平的减排标准。发达国家提前进行工业化,以往60年以17%的人口排放了70%的二氧化碳,而发展中国家的83%人口只排放了30%。因此,发展中国家应比发达国家排放得多,才是公平的。公平是通过差别原则体现的,而自由是以平等竞争体现的。

关于中美两极化的特殊性研究也可分为不同的领域。

  
俄罗斯试图恢复其大国地位,极力防止美国单独构筑任何地缘政治秩序的考虑有利于世界两极结构的形成。一个巧合的事件是2017年6月5日,黑山共和国加入北约,北约东扩仍在持续。2017年6月9日,印度和巴基斯坦正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这是该组织第一次实现扩员。两个组织的扩员似乎加剧了两极趋势的发展。

金沙官网,  正义的要求开始挑战经济发展要求的国际主导地位。人类社会的物质生产能力已经大大超越人类的消费需求,出现全球性的产能过剩。然而,由于分配不合理,因此贫困与温饱问题仍解决不了。全球化提高人类生产能力的同时,加剧了两极分化,于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出现民众对社会正义的要求比经济发展要求更强烈的现象。随着民众物质生活的改善,人们对社会不正义的现象越来越不能容忍。阿拉伯之春、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抗议紧缩政策活动、俄罗斯抗议选举舞弊活动,都体现出民众对实现社会正义比经济发展更渴求。国际格局两极化的趋势正在弱化美国的国际主导地位,同时使以自由平等竞争为核心的美国传统意识形态在国内外受到公平和正义思想的挑战。

首先,中美在不同领域的实力对比并不对称,这种特殊性将会影响两极化过程以及对国际体系的影响。例如,中美在经济领域的实力差距小于军事领域,这个特点可能会导致双方在经济和军事领域采取不同的竞争策略,而这种策略性差异最终也会反映到国际体系的不同方面。此外,经济实力差距小于军事实力差距和军事实力差距小于经济实力差距,会影响双方的竞争策略及其结果,同样作用于国际体系。如果深入到每个具体的实力范畴,中美实力对比情况也不同,以经济领域为例,中美金融领域的实力差距大于在贸易领域的实力差距,这种特殊性对于双方策略选择及竞争结果的影响同样需要研究。

  
国际格局的两极化趋势会影响地区结构的两极化发展。例如,冷战时期美苏的两极对抗导致欧洲和东亚分裂为两个不同的阵营,中东各国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也被迫在美苏之间选边站队。因此,当今世界格局的中美两极化趋势也会导致中东地区格局向两极化发展。冷战结束以后,中东是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此后,美国通过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强化其在中东地区的单极霸权,然而美国的霸权并没有因战争而变得稳固,相反其霸权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些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伊斯兰国”的崛起;二是俄罗斯重新武力介入中东;三是中国崛起。“伊斯兰国”崛起打乱了美国急于谋求稳定中东的计划,俄罗斯通过打击“伊斯兰国”重新介入中东事务是美国始料未及的,中国崛起正日益影响着中东地区格局的变迁。可以说,“进入21世纪,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对中东的影响在多个领域都开始衰落”。

  国际体系演变时而缓慢时而急剧。国际体系由行为体、格局和规范三要素构成,其中任何一者的变化都具有推动国际格局演化的作用。当前格局两极化,干涉内政规范化,国际机构空谈化都意味着我国面临的国际体系正在变化。这种体系变化还伴随了公平正义思潮社会化的趋势。故此,我国外交也面临着如何与时俱进才能最大限度维护国家利益的问题。《诗经》的“周虽旧朝,其命维新”,其意是周朝能延续几百年靠的是不断革新。《礼记》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说,政策的改革创新最好是经常的和连续的。如果我们认为,以往30多年我国取得的经济建设成就来源于不断的政策改革,那么这一道理同样适用于我国的外交工作。▲(作者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其次,中美政治制度和文化差别对于此次国际格局转变的影响同样具有特殊性。中美政治制度和文化具有异质性差别,这决定了中美竞争以及影响将不同于具有同质性政治制度和文化的国家间战略竞争。更为复杂的问题是,中美战略竞争与那些政治制度相同但文化不同,抑或文化相同而政治制度不同的大国间竞争同样会有所不同,也需要研究。

  
未来中东格局的变化趋势主要取决于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三个大国之间的角力,具体而言,主要与“伊斯兰国”、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意愿和中国崛起的可持续性有关。从“伊斯兰国”来看,以其为代表的中东恐怖主义会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实力,这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单极体系会进一步消解。从俄罗斯方面来看,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的意愿取决于其介入的成本、国内局势和外部世界对俄罗斯的支持等因素。目前来看,除叙利亚、伊朗等极少数国家外,还没有国家真正支持俄罗斯介入中东事务。而俄罗斯目前的经济状况也不支持其加大对中东的介入力度,因此俄罗斯深度介入的意愿不足。未来,俄罗斯只是扮演搅局者的角色,其真实的意图是通过重返中东以缓解因克里米亚问题招致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从中国崛起来看,如果中国的全面深化改革持续推进,中国的崛起将具有持续性。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最后,全球化时代也不可避免地给中美战略竞争增添了一定的特殊性。当前的全球化时代是一个产能过剩的时代,大国战略争夺的重点是销售市场而非自然资源;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创新是第一生产力决定了人才争夺成为重点,人才的战略意义超越了资本;除此之外,当下还是一个网络时代,虚拟经济和虚拟生活正在成为人类生活的主要领域,网络战略优势的重要性逐渐压倒地缘战略优势。这些时代背景决定了中美战略竞争策略以及影响必然有独特的历史特征。

  
中东格局将出现美国霸权的进一步衰落和中国持续性崛起造成的影响力增加,与此伴随的将是美国介入中东的意愿呈总体下降趋势,而中国介入中东的意愿会逐渐增强,中东有可能出现中俄共同反对美国霸权的趋势,进而出现以美国为一方和以中俄为一方的两极竞争态势。事实上,与中美相比,中俄在中东事务上的立场更为接近。2017年4月13日,美国突然轰炸叙利亚空军基地使这一趋势更为明显。2017年5月20—23日,特朗普访问中东期间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与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举行首脑会晤,6月7日即发生卡塔尔“断交”风波,中东地区出现了阵线更加明显的两极,即美国支持的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和俄罗斯支持的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中国虽然与逊尼派、什叶派同时保持着友好关系,但中美全球性的战略竞争将会把中国推向俄罗斯一方,俄罗斯为了应对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压力也自然会向中国靠近。“中国与俄罗斯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进入中东,并与伊朗和土耳其建立关系,”说明中俄关于中东事务的立场更加接近。伊朗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中国已表态支持伊朗加入该组织。沙特与伊朗的对抗也有可能演变为中美在中东有影响力的代理人的交锋。

国际体系、国际规范、国际格局和国际秩序都是大问题,但我们需要从小处入手去认识和研究它们。现在,大而不当的概念对国际关系研究影响很严重,以“大”字开头的概念铺天盖地,但多数属于空洞无物,主观想象没有客观依据支撑。总之,我们需要实证研究,需要实事求是的研究,从具体小概念和小事务入手研究国际秩序、国际格局、国际规范和国际体系的问题,提高研究成果的可靠性,而不是缺乏事实的所谓“大判断”。我们面临的国际形势变化是百年之未有之大变局还是一次普通的权力转移,这需要研究之后才能判断。

  
由此可见,未来世界格局和中东格局将可能出现两极化趋势,博弈的主线将在中美之间进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与中美两国同时保持着不同程度的双边关系、结盟关系、伙伴关系等,在战略、安全、经济、地缘等方面对中美两国也存在不同程度的需求。然而,在中美两极格局态势下,世界各国面临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的困境,是中立,还是靠近中国,或是靠近美国,成为各国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中国的中东战略无疑也会受此影响。

(作者系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

  

二、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战略心态

  
在美国出现相对衰落,中国持续崛起,国际格局和中东格局加速出现两极化趋势的背景下,世界其他主要国家的对外战略也在不断调整,包括中美两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均表现出不同的心态。

   (一)美国的焦躁矛盾心态

  
国际政治具有周期性,国家的崛起与衰落是影响国际关系发展的主要因素。乔治·莫德尔斯基(George
Modelski)提出五个霸权周期:葡萄牙周期、荷兰周期、两个英国周期和美国周期,每个霸权周期平均为一百年左右。霸权的兴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国际关系的发展史表明,霸权国家最终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衰退和瓦解。美国的霸主地位于二战后得以确立,基于百年霸权周期理论,美国的霸权周期为1945—2045年,也就是说,美国的霸权体系将于21世纪上半叶开始衰落,21世纪中叶解体。现实中,美国的实力逐渐呈相对下滑趋势。“‘9·11’事件暴露美国军事实力的脆弱性,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美国的金融霸权和经济霸权受到了极大削弱,美国霸权的统治根基发生动摇”。美国当前处在百年霸权周期的末期,表现出一种继续称霸世界而实力又不足的焦躁矛盾心态。

美国的这种焦躁矛盾心态在其对外战略报告中有所体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两极态势
  中东格局
  中国中东战略
 

www.4166.com 3

  • 1
  • 2
  • 3
  • 4
  • 全文;)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沉思网(),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data/107786.html 文章来源:公众号“文化纵横”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