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评论称美国陆军加入空海一体战后对中国威胁更大,美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

0 Comment


www.9159.com 1
资料图:美国F-35B战机垂直起降

www.9159.com 2
资料图:美军B-2隐形轰炸机。

www.9159.com 3
美国海军“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将被委以重任。

  美军出炉秘密战法剑指中国

  党恩成 李伟

  美国国防部传言网(dodbuzz.com)11月9日报道称,据五角大楼官员当天透露,五角大楼将新建一个办公室,以将陆军纳入此前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法”并进行联合管理,这被视为美国应对中国军事增长的最新举措。

  “空海一体战”将四维打击平台串联,极大增加了地区冲突的风险系数

  美国国防部传言网11月9日报道,五角大楼将新建一个由4个军种共计15人组成的司局级办公室,以便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作战行动中,并进行联合管理。目前,该办公室名称暂定为:新空海战办公室或新联合军力办公室。“空海一体战”最初只包括海军和空军,现在却将陆军纳入其中,美军此举背后有其深刻背景。

  这些匿名官员称,由前国防部长盖茨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最初只包括海军和空军,但现在五角大楼正积极寻求纳入陆军,新组建一个4军种办公室。据这些五角大楼官员称,新空海战办公室将由各军种共计15人组成,其中至少包括自空军、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2个校级军官或同级公务员,但该公告并未提到陆军。

  本报记者/刘言

  应对多元作战对象

  一位官员称,在新“空海一体战”概念发展期间,新空海战办公室将促进军种间及机构间协调,并负责监督空海一体战相关训练、兵力和装备以及作战概念的最终落实。五角大楼官员希望新空海战办公室能够发挥“聚焦透镜”的作用,帮助各军种处理未来反介入及区域封锁问题——无论这种问题出现在哪里。很明显,这些官员故意避开了“中国”这个词,强调称希望其工作可使用于任何战区。不过,他们都不愿意确切定义新“空海一体战”概念,也拒绝谈论其具体内容。

  随着美国在经济、外交两个维度整合亚太的思路逐渐明晰,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也开始提速。除了跟澳大利亚、日本等传统盟国加强军事合作外,美国正在筹划全新的作战模式,以确保美国军力在亚太的绝对优势。据美国之音11月14日报道,五角大楼以前秘密研究的“空海一体战”概念,如今进入了付诸实践的阶段。外界普遍认为,这个全新的作战理念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

  2010年5月,美国一家独立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公布了两份对华战略报告,其核心内容是通过实施“空海一体战”,遏制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能力。报告认为,中国的军事实力对美国构成了重大威胁。为此,报告构想了如何对中国大陆纵深关键设施实施空中和导弹攻击,还设想了发展新一代小型航母以及具有一小时全球打击能力的常规导弹系统。随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一次讲话时,正式提出了“空海一体战”概念。

  在提及新空海战办公室的作用时,一位五角大楼官员称,在空海一体战概念发展期间,新办公室可促进军种间及机构间协作,并监督空海一体战相关训练、人手和装备以及作战概念的最终落实。至于其具体成员构成,一位官员描述称,空海战办公室工作人员实际上都是来自各军种战略中枢机构的精英,例如美国海军陆战队昆迪克基地、空军戴顿基地以及海军诺福克基地。未来陆军军官将来自何处可能会成为新话题。

  耗时两年的绝密研究

  “空海一体战”是二战以来美军抛出的唯一一套专门针对解放军的作战理论和构想。构想确立后,美军迅速把关注的重心放在以中国为主要对手的西太平洋地区,按照“空海一体战”的要求,着手准备一场地地道道的正规战。然而,利比亚战争的实践表明,美国在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不仅要对付作战体系完善的大国,而且还面临着对濒海中小国家使用武力的问题。对这些中小国家作战,不仅频率很高,而且影响也很大。反观利比亚战争,之所以打了7个月才击毙卡扎菲,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北约的侦察情报和数据链系统,与利反政府武装不能有效协调,大大延缓了作战进程。这使美军更加深刻认识到,“空海一体战”要有效指导未来一个时期的美军作战,必须拓展作战对象,充分发挥陆军在作战中的作用,提高美军的整体作战效能。为此,有必要吸纳陆军加入到“空海一体战”的构建和实施之中,使美国各军种实现多种形式的组合。

  五角大楼官员进一步解释说,这些精英的任务之一就是向各自军种传播从其他军种所学知识。一名五角大楼举例称,小型舰艇对海军战舰发动蜂群攻击的威胁,空军军官就不一定会了解,而新空海战办公室则可帮助其理解这一点。

  据报道,美国国防部近日宣布成立“空海一体战办公室”,以整合空军、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作战能力,达到促进各军种间合作、影响军种间军事演习、鼓励空海作战能力的研发和整合之目的。办公室将由这三个军种的15名高级将领组成,其中至少包括来自空军、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2个校级军官或同级公务员。国防部的一位官员表示,新成立的办公室将负责监督“空海一体战”的相关训练、兵力和装备的发展以及作战概念的落实。

  维护陆军军种利益

  五角大楼官员还指出美国各种军可实现不同组合,但却并未明确阐明未来各军种合作的方式。在该问题上,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去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给出了几个建议。据称这些建议十分接近五角大楼的实际考量,但却从未得到官方确认。其中一个建议是利用海军“宙斯盾”战舰保护太平洋美空军基地不受中国导弹袭击。例如,在冲绳岛沿海部署巡洋舰,在此巡洋舰可迅速补充军备,并利用雷达和导弹保护当地海军陆战队基地,而这些武器平台最初并非设计用于执行这类任务。另外一个建议就是,利用空军轰炸机布放进攻性水雷,执行传统上应由海军执行和任务。这样一来,若南海开战,美海军攻击型核潜艇就可放手执行其他任务。

  五角大楼在新闻稿中指出,这个“全新”的作战理念旨在应对美军面临的“反介入和区域阻绝”的新威胁,这些威胁包括远程精准弹道导弹、先进防空导弹防御系统、电子和网络作战能力、潜艇和现代化战机等。国防部方面强调,成立这个办公室并非以任何特定国家为目标。

www.4166.com,  “空海一体战”突出了美国空军和海军的绝对地位,对陆军在“空海一体战”中的地位作用只字未提,这是美国陆军极不愿意看到的。

  由此可见,美国空军需要新型隐形轰炸机布放水雷,而且需要水雷,而海军也需要新式远程舰载无人攻击机。这说明,五角大楼最初讨论“空海一体战”概念时,目的就是以反介入及区域封锁问题,合理化其各项武器采购项目。

www.9159.com,  “空海一体战”的概念由来已久。自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海空军和太平洋总部就在时任国防部长盖茨的授意下,联合展开了“空海一体战”研究。2010年5月18日,美国战略和预算评估中心公布了《空海一体战的初步构想》。当年6月,盖茨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发表“美国对亚洲的承诺”的演说时,首度公开抛出这一概念,并透露美军正在为此进行准备。

  长期以来,美国陆、海、空及海军陆战队四大军种均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军种文化。为保持资源竞争优势和本军种在国家军事战略中的地位,各军种往往站在自己的立场处理问题和维护本军种利益,因而,这些军种文化具有一定的排他性;长期的宣传教育,使得美国军官对本军种的认同感较深,甚至有“唯我独尊”的倾向。比如,早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军就开始发展指挥自动化系统,并要求各军种搞好协作。但是,由于各军种都拥有独立的作战计划和条令,并形成了固有的作战和指挥方式。在建设过程中,各军种都以此为由,突出本军种的特殊性,自成一体,谁也不愿妥协。最后,搞出来的系统不能互联互通,“烟囱林立”,严重制约了联合作战效能的发挥。后来,美国不得不投入巨资改建、甚至重新建设指挥自动化系统。直到现在,各军种仍不愿意过早放弃已有的系统,仍有一些系统不能实现联合作战中的信息共享。

  不过,从建立空海一体战办公室角度来看,国防部似乎放弃了这种战略,或是选择以更为迂回的方式继续发展该战略。据五角大楼官员11月9日称,包括项目办公室在内的诸多机构均属新空海战办公室责任范围,也就是说其仍可影响空军轰炸机或海军陆战队新型两栖舰艇采购项目,只是不会那么直接。有关武器采购项目的讨论还在继续,但“我们不会直接控制或管理资源,而是我们帮助推动项目发展,帮助人们聚焦特定问题……帮助确保这些讨论继续下去。”

  尽管运作为时已久,但五角大楼似乎不愿过多炒作。《华尔街日报》评论称,美国军方很可能是怕“激怒中国”,因为设计这个概念的初衷,就是为了抑制不断增长的中国军力。英文《台北时报》14日报道说,鉴于中国大陆近年来在取得“反介入和区域阻绝”能力的技术上进行大量投资,“空海一体战”办公室的指向性很明确。

  在此背景下,美国却将“空海一体战”视为其控制全球海洋及濒海地区的战争支柱理论,负责“空海一体战”总体规划的空海战办公室还具有引领和推动美军武器装备项目采购和发展的功能。空军轰炸机、海军陆战队新型两栖舰艇的采购项目就是根据“空海一体战”的要求确定的。显然,美国陆军也想在其中分得“一杯羹”,希望借此推动陆军新武器装备的采购。目前,“空海一体战”虽然还处于研发阶段,海军陆战队就已经加入其中,成为“空海一体战”事实上的组成力量。而美国空军和海军又极力争夺“空海一体战”的主导权。美国陆军自然也不甘坐“冷板凳”,所以,积极要求加入到“空海一体战”中。

  “空海一体战”概念于2005年开始受到关注,当时解放军发展出了反卫星导弹、网络战以及反航母导弹等能力,而美国空海两军既无应对解放军的装备,也无相关战术。据称,在美军对华战术改变过程中,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迈克尔·皮尔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发挥了重要作用。

  先发制人打击“四维”

  不断完善“空海一体战”

  此前,美军作战演习主要由前美国海军少将艾立克·麦克瓦登(Eric
McVadon)负责。在制定军事演习规划时,麦克瓦登总是最小化“红军”即中国,军力,确保“蓝军”,即美军胜利。在其引导下,许多演习想定都设想虽然中国会胁迫日本,要求其禁止向美军提供冲绳军事基地,但却不会攻击关岛。而且,这些演习想定中也不会包括美国海军陆战队。

  众所周知,美国为确保在全球范围内的军事霸权,经常会研究新的作战模式。“反恐战争”、“快速决定性作战”、“网络中心战”等一系列战术理念,都是美国近十年来的研究成果,有的已经应用于战场。那么新提出的“空海一体战”,又有哪些特别之处呢?

  “空海一体战”是世界军事史上第一种有可能将现代作战空间制权理论发挥到极致的构想。其实质是构建一个以天基系统为核心,由天基平台、空基平台和海基平台等构成的多层次立体作战体系,在全维空间内加速实现各种作战力量的有效融合和作战综合集成,与作战对手进行全维空间的全面交战。为此,必须根据作战对象的特点,加强各军种信息作战系统的紧密耦合。美军在“空海一体战”中也提出,实施“空海一体战”,必须打造全维全纵深打击系统等多种作战系统,只有这样,才能对中国等濒海国家的内陆目标进行打击。然而,要实施全维作战,特别是对内陆目标的打击,仅靠空军和海军力量是有一定局限性的。许多陆上作战行动,仍然离不开陆军。因此,实施“空海一体战”,不仅需要空军和海军的紧密联合,也需要包括陆军在内的各军种紧密耦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形成体系作战能力,使“空海一体战”变得更加完善。

  不过,皮尔斯伯里的《如何以红军之姿应对中国》的研究报告却完全改变了这种情况。按照源于该报告的新演习规定,美军所有作战演习都需要基于两个基准设定未来中国军队:中国军事著作和历史军事行动,例如1950年突袭韩国以及1979年中越战争。近年来,在若中美战争爆发中国计划如何作战的问题上,中国军事著作给出了一些有价值的意见。其中包括如何突袭美国航母,阻止其驰援台湾;如何利用潜艇封锁南海两个战略要地。(春风)★

  “简单地说,空海一体战是一张4D效果的立体打击网。它运用现代化的通联设备,以关岛和日韩等盟国的作战和后勤基地为依托,以空海作战力量、太空及网络空间作战力量为主导,联合构成一个以天基系统为核心,由天基、空基、海基和陆基四大平台构成的多层次全维作战体系,将现有的作战平台的威力发挥到最大。”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秘书长洪源向《世界新闻报》解释说。

金沙官网,  实际上,美国对陆军加入“空海一体战”是早有预想的。2010年初,“空海一体战”的初始报告中已经明确提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也应加入“空海一体战”。四个军种都应该参与“空海一体战”概念的创造工作。只是由于各军种间的合作本身也一直是一种挑战,所以,最初阶段应重点突出空军和海军的联合。经过一年多的“空海一体战”概念开发,以及技术上的不断进步,特别是美国陆军第一军司令部已经从美国本土华盛顿州迁至日本,使太平洋司令部的指挥与控制能力得到加强之后,美军认为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的时机和条件已经成熟。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空海一体战”融入了“先发制人”的战术设计,强调“主动防御”,即采取各种措施摧毁敌方飞机和导弹,或减轻此类攻击的破坏。具体的战争模块设计分为两部分。第一阶段为战争初始阶段,主要任务是对作战对手的战斗网络实施“致盲”攻击、压制作战对手远程情报监视侦察及打击系统,并且夺取制空、制海、制太空和制网络的优势;第二阶段的作战行动主要是支持美国打赢长期的常规战争,具体任务包括遂行持久战、实施“远程封锁”作战、保持作战后勤能力、扩大工业生产等。

  作战理论尽快落实

  从作战样式上来看,“空海一体战”的重点主要集中在空海一体信息战,空海一体反导、反潜,打击、封锁,空海一体支援保障等方面,期望全面破击作战对手在太空、空中、陆上、海上、网络空间的作战体系。“空海一体战”的实施将紧密依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盟友,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强化与这些国家军事力量的一体化,实现情报、信息共享,武器接口的相互适应。

  作战理论是为战争实践服务的。尽管美国由于担心中国的强烈反应而推迟了“空海一体战”计划的实施进度,但人们相信,美国迟早会把这一理论变成现实。

  “美国不会无缘无故地设计一种作战模式,一定先要造出个假想敌。空海一体战的假想敌就是中国。”洪源对《世界新闻报》说,“空海一体战”和美国在冷战时期提出的“空地一体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帮助美军应对下一场高强度的局部战争。所不同的是,前者针对的是苏联军队穿越欧洲大陆的钢铁洪流,而后者的指向是中国这样的陆海复合国家。“不难看出,美国十分担心中国海上力量的发展,希望通过这个战略确保美国对华海上遏制优势。”洪源说。

  日前,美国已经决定向澳大利亚派遣500~1000名海军陆战队员,这些部队将进驻澳大利亚北部达尔文港的罗伯逊军事基地。这是美军战斗部队首次正式驻军澳大利亚,被外界认为是落实“空海一体战”的实际步骤之一,也是构建“空海一体战”的重要一环。这说明,作为与海军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海军陆战队,事实上已经成为“空海一体战”的重要构成力量之一。而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办公室,则可以更好地统筹各种作战力量及作战行动,有利于更好、更快地进行“空海一体战”各方面的准备和付诸实施。

  危险的作战计划

  另外,将美国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中,还可以打着提升美军联合作战能力的幌子,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中国对这一作战构想的强烈反应,缓和中美关系。这将为“空海一体战”的付诸实施赢得有利的外部环境。

  分析人士认为,“空海一体战”从概念设计到开始运作,暴露出美军的注意力已经从反恐战争转移到大空间体系对抗的正规战。尽管这种作战模式还在调试期,但其危险性却不容忽视。

  牵引美军发展建设

  首先,该理论的要害在于“结构破坏”,使对手国家的先进武器发挥不出应有的战斗力;其次,该理论强调“攻防兼备、先发制人”的体系对抗,其极力打造的九大作战系统包括:全域预警监视系统、空海一体化指挥系统、战区反导系统、反卫星系统、网络攻击系统、联合反潜系统、全维打击系统、海上通道封控系统、一体化支援保障系统。无论是哪个领域的“空海一体战”,都将对对方的重要武器平台和发射系统构成威胁。

  美军之所以提出“空海一体战”,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希望通过作战概念创新,牵引军事技术和武器装备的进一步发展。从这种意义上讲,“空海一体战”不仅是一种作战构想,而且是一个牵引军队建设的新理论。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为了预防和阻止中美两国在亚太爆发战争,美国需要具备广泛的先进军事能力,加强对中国的震慑。但有分析认为,一味地追求绝对军事优势,不仅不会确保地区稳定,反而会增加冲突爆发的风险。日本《外交学者》杂志今年8月的一篇文章就指出,“空海一体战”是一个危险的作战计划,它大大增加了海洋边缘政策和海上冲突事件发生的几率。此外,这一带有“先发制人”色彩的作战理念,将使得危机在外交努力开始发挥作用之前就被自动推向战争。

  为打赢“空海一体战”,美军正在逐渐放缓传统武器技术的研发,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到未来武器技术的发展上,以便继续保持其在武器技术方面的全面垄断优势。美军计划按照“空海一体战”的要求,发展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X-47B无人驾驶隐形战斗机、EA-18G“黑鲈”改进型电子战攻击机等先进武器装备。同时,全面提高其海空军装备的通用化和多功能化水平,发展综合型作战平台和装备,特别是大力发展适用于多种作战平台的精确制导武器。美军还将研制新型战术数据链,以打破各种数据链和信息系统间的壁垒,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美军各军种传感器与通讯设备不兼容的状况,提高联合作战信息共享水平。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中,可以使整个美军通用化装备及信息系统真正实现各个军种的兼容和融合,真正消除军种壁垒,使美军各个军种都得到全面发展、共同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加快各军种作战能力的一体化进程。

  链接:

  当前和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国际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毁伤性武器的扩散依然是美国面临的现实威胁,这些威胁将消耗美国的部分国防资源。为对付现实威胁,2010年美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特别指出,要购买有用、价格适中、真正需要的武器。美国停止生产F-22战斗机,调整DDG-1000型驱逐舰等武器装备的采购,就是为了“平衡”现实需要与未来发展之间的矛盾。尽管“空海一体战”被认为是一种节约成本的海空合作模式,但美国分析家马克·津格却指出,发展各种空海军新的武器作战平台“将需要花费数十年的预算开支”。而陆军所需武器装备的费用却相对低廉。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有利于通过对各军种的联合管理,统筹协调美军发展建设,更加节省联合作战成本,始终保持美军整体作战能力的领先地位。

  五角大楼专家

  对中国威胁更大

  钻研中国“红队”

  美国将陆军纳入“空海一体战”后,必将产生多方面的影响。这不仅会加强美军各军种间的有机协调,进一步提升美军联合作战能力,而且将使濒海国家、尤其是中国面临更大威胁。

  据《华盛顿时报》透露,“空海一体战”的出台要归功于五角大楼的现实主义者。其中,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迈克尔·皮尔斯伯里,在美军对华战术调整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许多专家认为,陆军加入“空海一体战”后,并不意味着“空海一体战”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实施“空海一体战”的主体仍然是美国空军和海军,陆军在“空海一体战”中的作用是有限的。在“空海一体战”的大框架下,陆军的作战行动将主要体现在实施末端反导、特种侦察、特种引导和破袭等具有“四两拨千斤”性质的特定任务上,而不是由陆军代替空军和海军去完成对纵深目标和力量的打击任务。从这种意义上讲,似乎美国陆军的加入对中国的威胁程度并没有发生多大变化。

  皮尔斯伯里认为,不应低估中国军力的发展速度,所以美军在以中国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中,必须把“红队”设置为同等重量的对手。他在《如何扮演中国红队》的研究报告中提出,美军所有作战演习都要基于两个基准来设定未来的中国军队:中国军事著作和历史军事行动。

  然而,如果从深层次上看,陆军加入到“空海一体战”之后,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运用武力的途径和方式更多了,对中国的打击能力将显著增强。美国可以根据“空海一体战”的构想和作战计划,迅速在西太平洋地区实施各种作战力量的投送,提高其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快速反应能力。同时,还可在战术层面上针对西太平洋地区、特别是解放军的作战行动特点,引导美国解决好自身存在的问题,有针对性地制定联合作战全维行动计划和实施整体作战行动。

  “空海一体战”的新概念还要归功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罗伯特·威拉德海军上将和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茨上将。威拉德极力反对美国海军中贬低中国军力的论调,而施瓦茨则在空军中率先提出了联合作战的概念。同样遵循现实主义的前任美国防长盖茨,则是“空海一体战”从概念走向实践的幕后推手。

  当美国空军和海军对中国腹地目标实施攻击时,有了陆军的配合,其作战规模将会更大,打击精度将会更高,破坏力也会更强。而且,空军和海军的防区外攻击与陆军的近距离打击和特种支援相配合,将使我防御难度更大,作战体系更易遭严重破坏。对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不断探索克敌制胜的有效途径。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